分类目录归档:一千零一夜

会怀念一首好听但记不起名字的歌

时光热土掩埋,胸中依旧涟漪,那年那月那堂课,此地此身此间沉默

会怀念一首好听但记不起名字的歌,直到某刻街边巷角、路人哼唱,总之有些旋律是忘不掉找不回又悄然纵现的

会怀念一个陌生但曾经沧海的人,直到某日阳光、树影、人群和她,总之有些感觉是忘不掉找不回又悄然出现的

会怀念一颗闪现但划破了整个青春的流星,直到昨晚零下7度风中驻足,回不了家也不知道去哪儿,才觉得温暖都是回忆里的,而那些人再也不会变得更好或者不好,可我和我的 心情却在出租车上绕着北京城逛了很久很久,下车那一刻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都不想要了,我没有对不起谁,如果有,那一定不是你!

2016,祝好。

不知道是歌太好听还是夜景太美,走着走着心里就涟漪了,喉咙就哽咽了,眼底竟潮湿了;车灯行人晃过,带走的是一幕幕那天初见,微风寒意耳畔,裹挟的是一个个还在身边;

昨天遇见一小孩儿说自己表达欲旺盛,那你就可劲儿说吧,然后就听了两个小时,临走送他到门口,两个人就很自然的笑着

那天我说自己有点儿矫情,姜说如果连矫情都不会活着还有意思吗!口吻出奇的像浅井,就是当所有人都否认你的时候她会把现实扭曲来附和你的情绪,那是种破壳儿的人格

兵荒马乱的一年就这么潦草的走完,欲说还休的你好都被提前回复了再见,能留下来的不是回忆,都是更好的明天。

闺女,干啥呢?
儿子,想妈了?

只一人懂,就这样挺好的

2016年的心愿……

愿得一人心,可劲儿碎……
愿得一笔钱,可劲儿造……
愿得一知己,可劲儿耗……

2016,祝好。

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2015年12月12日

趁着还有1个小时,赶紧写点什么,毕竟这是一年一次的双十二。

关于写东西这件事我是不擅长的,甚至连盲打敲键盘我也是刚刚学会,就像几个月前,领导来座位,一边跟我说一边让我记下的时候,我手在键盘上就像摸着一块冰,一抖一抖的打字都不利索。

他说,你快好好练练打字吧,你这打字速度太差了……,也就是我,换成一个有心有肺的人,可能自尊心都受不了了吧。我没有回头,恩了一声,其实那一刻自己的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我真没用』的 感觉的。

时光容易把任何事情抛,转眼我在这里已经工作半年了,各种原因,没留下什么积蓄也没学会什么技能,只有6个月积攒下来的懊悔和每天加班到深夜缺少睡眠的精神在恍惚。

今天是周六,当然了,自从毕业开始,我几乎就是每天加班,如果是在毛主席时代,这样拼命干活的人可能还会过的好点,可是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看结果的社会,你加班你活该,因为没人让你加班啊。是啊,没人让你加班,可是为什么每天好像很累,时间好像都不够用,但是想想其实并没有做什么,这种没有成就感的效率也是自己抹不去的伤啊。

话说回今天,积攒了一周的衣服和鞋都洗了,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锁门,屁颠的来到单位,零星的几个人再加班,我就小声的问好,他们好像没听到,然后我假装没说一样溜进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打开网页,打开没写完的文档,打开系统后台,看着熟悉的事物但是却没有明确的计划说下一步要做什么,好像所有事情都是当时来想,当时来做,当时想不出来就一直耗时间。

由于长时间处在一种低效率状态,现在有点无法自拔的赶脚,坐在座位上,心里特别不踏实,看着笔筒里的笔插得满满但是几乎都用不到;看着新买的厚厚一打A4纸还没有拆封,说好要画画的;看着昨天倒满的一杯开水,到现在也还没喝完;是生生活哪里不对劲,还是自己出了问题。

晚上自己吃饭,火锅这种食物真的不适合一个人吃。回到单位领导也在,他问昨晚跟你说的东西准备好了么,我苦笑,摇头,他说明天早上十点前给他,我说恩。

过了一个小时,同事都下班了,看着空空的办公室大厅,心里更不踏实了。我带上泳衣直接奔向了不远的游泳馆,因为知道那里有一个游完泳可以汗蒸的桑拿房,想去那里大汗淋漓,试试能不能把身上的乏力和抑郁的心情排解掉。

晚上8:20,游泳馆零星的几个人在游泳,教孩子练游泳的一家三口、自己练习蝶泳的帅哥还有角落里闲坐打扫卫生的大爷。

我把脚试探的点了一下泳池里的水,有点凉,于是没能下去,没出息的跑去桑拿房直接蒸了起来,三遍之后,已是面红耳赤,出来的一瞬间那凉爽……

好不容易全身浸入水里,突然也不觉得凉了,慢慢的游起来,其实我只会蛙泳,小时候自学的,当你在静静的水面上划开,用力一蹬用手一划,向前进的一米就像是你的一天,每一天为明天,就这样从这头游到那头,说是反复,其实也是人生的不同阶段,因为你还是会累,累了还是会休息,你就这么游着,直到你累了,满足了,想走了。

游泳就像自己的人生,它是不完整的,它是一次体验,只是不完全。对于自己而言,人生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出生后的几年你几乎没有意识去感知这个世界,而当你死的那一刻,可能你还有未竟的 事和人,只是没有时间了。

既然人生就是没有结局的,那么我只能努力把戏演好,到时间截止的那一刻,可以让别人以为相对完整。

像我很久之前对自己要求的一样,每天写日记,每天画画,每天反思,每天要成长,要记录,要反复,要知道今天怎么样明天怎么过,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好了,说了这么多,重要的还是做。

那天阳光正好,你们未老,我还小!

你笑的时候不是在笑,你哭的时候也不是在哭,你不是感情丰富,你只是孤独无助。

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闲聊着微信,案头是打开的电脑和未完成的EXCEL。我不知道每天身上那股颓废劲头是哪里来的,也不清楚如何像阳光下花朵一般干净的生活;我像没了腿的鸟儿无法着地又身心具疲,像一只矫情的狗在院子里树荫下走来走去。

突然收到一条推送,《再见,爸爸》,是和菜头的微信文章,许久没有更新的他,原来是生活里增添了牵挂。

他说,他父亲给予了他对北方最早的记忆,让他在很多年前就相信,一定会回到北方,再次 看到雪花 洒落在自己的棉袄上。

我禁不住想,童年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没忍住的撒尿;少年我们一起造船,铁皮折成的模样,泛在河里漏水,满心欢笑是我最深的回忆;在整个叛逆的青春期,他像无缘无故的缺席,我们没有吵闹没有分歧也没有相互抵触的言语,偶尔闲聊几句,好像在提醒对方,我的生活里有你。

他是个坚强而软弱的人,因为他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学不会世故。那年我脸部严重烧伤,几个月的治疗中他没说过话,一次看他转身背影,前面镜子里是他抹掉眼泪的神情。这个言语不多不会教说的父亲,在那么几个不经意地时刻被深深的铭记了。

刚才老妈微信说晚安,我像往常一样说,知道了。
细想一下,自成年离家读书到现在工作,每年我回家都不超过5次,这些年好像没要求我做过什么,我就像一个嘴上的孝子,可是我什么都没做过。

我又 回想起小时候,坐在别家墙角,看他们回来冲我微笑,那天阳光正好,我还小,你们未老。

如果辞职了,我还能做什么?

北方的十一月正是潇潇落木漫雪飞舞,突然冷下来的北京也让人觉得更加孤独,走在满是积雪的马路上看着臃肿的人群,一个人游荡在夜里长街,十字路口都是谄媚的绿和粗俗的红。

如果你不看日历都难发现已经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生活了这么久,久到忘了为什么来,久到没想过什么时候离开。

我租住的地方离单位三公里,每天早晚步行上下班,从不间断;别人问起就说是锻炼,而且每天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晚上徒步回家恰好舒展筋骨,这是一个理由,还有一个是因为晚上一个人走在静静的马路上可以想很多事,比如今天过得好不好?你的梦想是什么?那谁又生你的气了!怎么缓解压力?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此时望向夜空的星星都像波多野结衣的眼睛

生活每天都像电影一样重播苦和乐,时间久了,自己也麻木了,现在每天起床上班比别人早两个小时,路上只是听歌走路什么都不想;现在每天晚上加班回家都比别人晚五个小时,路上只是听歌走路什么都不想;这样的节奏已经持续了半年,所有的所做的都好像成了习惯、别人问我为什么,我只是回答别想太多。其实当你无能为力的时候,想又能如何!

无能为力只是托词,就好像你掉进了陷阱,你怪猎人,而他只觉得你傻!而实际上你不是傻,你是熊。当你面临窘境或困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教你如何摆脱困境,却很少有人告诉你如何绕开陷阱。

在井边和井里面简直是两种相隔一百万光年的心情,他人笑你像只熊,你笑他人看不懂;这种站在两个空间对话的沟通谁特么能懂啊。

所以我就感觉自己被困在生活和工作里,这是一种长时间努力产生的焦虑,它就像每天早上的起床气一样挥之不去,就像深夜加班的哈欠一样连续。我终于感觉自己像是病了,这种病不是好好睡一觉就能好的,可能需要换一种心情,甚至换一个环境,对,于工作而言,换一个环境不就是辞职么

很多人走不出焦虑就会选择逃避,可是没有人能保证你是不是从一个窘境跳进另一个陷阱。那么,我该怎么办,我开始摇头,我开始晃脑,我开始对身边的人不好,我开始幻想那些暂时的得不到,我开始觉得所有的曾经都不重要,我开始认为你的微笑并不是多么美好。

我特么又开始矫情了,人家说矫情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想是的

现在,我不想辞职了,因为如果我辞职了,我并不会变的更好,甚至更糟,我只需要换一种与工作无关的心情,或者换一种与工作无关的场景,也许我可以谈一段恋爱,也许我可以在网络上找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宣泄不好的心情,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就像你看不懂的这些,就像没人知道我的所思所想和所有的心结。

如果我辞职了,我还能做些什么?
也许是再找一份类似的工作
也许是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
也许可能有很多
也许凑合的过

可是,人生不能假设
不要想太多,尤其是那些还没发生的

还有,文不对题我是故意的哈哈哈哈

晚安

我说:我们性格不合,你说:我们分不开了……

有时候想,时间这东西真是细思极恐啊。

跨过清风拂面的春,走进骄阳似火的夏,在一个安静而潮湿的夜晚,遇见羞涩着可爱的她。那是一场意外,都是不能解释的情节,我不够聪明,到现在也还是摸着她的影子数着我们的脚印。

在这个流不出清澈眼泪的年纪,在那个你说想我说要的瞬间,总觉着像一碗刚好过期的泡面,吃了就不饿了,可心里硌得慌啊。

本来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万万没想到什么都发生了。就像你说的,现在说不行,晚了。

我是一个安静的老实人,不许笑,你得承认这是一个不幽默的事实。更何况我不仅老实还磨叽,不仅墨迹还总是顾此失彼,总是想的很多做的很少,我连一个拥抱都要从晚想到早,连一个微笑都要反复回忆那翘起的嘴角。

可是你却爱玩爱闹,不懂温柔不知怜悯,不会安慰别人心酸苦涩的微笑,你只是知道有时候能尝到幸福的味道,也许你的生活里,那种感觉最可靠。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儿,别人都说不看好,别人也说真喜欢都不重要,别人说的话只能参考,自己的感受自己知道。

最是那每天撕心裂肺的吵闹,还有那无缘无故的和好,我说:我们性格不合,你说:我们分不开了……

(温馨提示:此文可以倒着读……)

第二夜:你看了一个笑话

你看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笑话你笑了好久,那笑意像水里的气泡一样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咯咯的颤着肩,肋骨都软了。你想起了小时候,笑的能像哭似的卖力,直到抱着凳子背着地板肚子都疼了根本停不下来。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问妈妈自己是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这么多年过去了,同样的泪水再没有过,可拭泪的温柔的手却一双换了一双。

那夜的北斗特别亮,路灯下的影子映在墙上,说好的散步变成漫谈理想,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我们分手吧。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像街头唱着悲伤的歌,你走在寂寞的路上,身后都是嗜血的恶魔。你经过河谷山坡,看到悠闲的麦穗在阳光下泛着青波,你闻过绿野百合,看娇艳的蝴蝶挥霍着翅膀越是努力越是心伤。你猜前方一定很美丽,你吃过了苦,穿过了雾,觉得那就是黑夜的尽处。当云勾上金边儿, 屋顶露出青烟儿,放学的孩子踮着脚尖儿,路过的你在那儿望天儿。

你因为别人说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以咬咬牙用一双腿丈量了几千公里,一路上风越来越轻,水越来越净,经过的人们越来越淳朴,天也近的越来越离谱,直到最后站在上帝的裤裆下面,所有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那里的人也都用苹果手机,那里的小贩也都聪明的讨人厌,那里的女人也不美,一下子觉得自己是越过了单纯到了这里。

笑不出单纯的眼泪就只能在嘈杂的人群中哽咽着坚强,这个城市繁华的像坟墓一样林林总总,你面对着它就像面对着死亡,所能做出的最好的表现就是不要怕,或许你还没有面对过死亡,但是绝不要相信这个城市会温柔待你,就像不要相信一个好色的赌徒。

终于你的脸上不再有泪水,连汗水都很少流,你也不需要温柔的一双一双手,只是电话里偶尔你问妈妈自己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嘴角却含着微笑,你想起了小时候,肩膀咯咯颤着,肋骨都软了,嗓子里的气泡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咳了好久终于咳出了一段悲伤的往事。

你站在黄线以内看着一条一条腿,你站在车厢看着胸和背,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下一站下车么?

第一夜: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

那是菲立普·德库弗列(Philippe Decouflé)在法国疯马俱乐部排练时在台上即兴跳的一段舞蹈,他是疯马俱乐部的编舞导演,这个纪录片叫《疯马歌舞秀》(crazy horse paris)。几年前看过一段疯马秀的视频,前段时间突然想起找来好几个版本看了,Philippe Decouflé那段即兴的舞蹈配合那段音乐给人的感觉就是舒服和自由。就是好想伴着那段音乐去跳一段,如同年幼时站在河边想学游泳,少年时远远的看着她想更靠近,长大后摸着泪雨交杂的脸,直到最近才明白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那不仅是喜欢,而是驱着好奇心对美好的一种探寻。

接着在豆瓣上搜到Philippe Decouflé 作品集(1982-2004),下载看了下,谈不上喜欢,但Philippe Decouflé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激动,那时他还那么年轻,他就是那种能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一个故事或一本书的人,像姜文、阿尔·帕西诺,他们都是。优胜于别人的也是别人该为之激动的,该向往的的一种可能。

后来的好几天我都找不到那首歌以及那段舞蹈(原版),我用手机拍了下来,看了又看,想象着自己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场地,墙上有很多面镜子那种,可以一边练一边纠正自己的错误……可大多时候只是想想算了,还要找一个练舞室,还要练习,天天上班加班,哪有时间啊。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又能怎样呢。

是啊,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二十几年的时间终于亲手过成了岁月,那夜的月也不再亮,那年的梦也不再想,只有一个傻X在呢喃。

以前只是知到美好是追求的动力,现在明白了或许应该过出一种美好的状态让别人去追求。美好的事物千千万,可美好的自己唯独一啊。不论做什么事都想着至少有天在看,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都尽量利人利己,不论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能端端正正的时候就不要弯腰驼背。

今天去看房子,回来时站在地铁屏蔽门外面,还算清楚的身影,头发和脸都能看清,只是看自己好像小时候,初中年纪在操场上拍照也是这副傻傻的样子。也许是光影的错觉,也许像昨晚看的《未麻的部屋》里未麻说的:现实真的是现实么,我真的是我么。我走进车厢,看着车站的提示灯一个一个亮起,一个一个暗淡,心里想的是,所有的过去都回不去了,所有的以后里自己还能像现在一样过的像个石头,简单而笨重,只经历岁月从不问前程么?

现在所向往的美好等到拥有那一刻是否还那么美好,曾经淋漓过的风雨到那时是否还略带委屈。知乎里曾有人说,怎么能活在已知中呢。是啊,当时觉得说的多好啊,那么多未知等着你,你有什么理由不向往。可此时是脑袋坏了么,还是受到了什么信号的干扰,怎么就觉得应该活在已知中呢,怎么就想到其实没有什么未知呢,所有的未知不就是你不知道的事实么,所有你不知道的事实不是都能用你已知的事情解释么,不能用你已知的事实解释的事情你又怎么理解和相信呢。

我好想明白了什么,却又变得更糊涂了,我就这么一说,谁也别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