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2年12月

又一个开始,北京

自九月辞职,然后居家三个月,整日想一些自认为值得想的事。随着时间的催逼,隐隐的意识到流于思想不仅不会使环境发生变化,甚至可能更糟。于是我迈着幼稚的小腿上路了,希望能在一个新的环境中感受生活的意义。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2012

思想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如果说我到此为止的人生有什么格言的话,那就是前面这句,不是因为它很认真的解释了一个道理,而是因为我不懂。不懂,思想之前,命运之后。

这一年,很谣言,很特立独行,很不自然,不规则,不痛快,纠结,反复,放不下,拿不起,却理所当然。如果可以,不要再见。

这一年,试着记录成长,慢慢经历生活,妄想感悟人生。一步一步走着,踏实却不坚定,朝前迈的,希望那是自己的方向。

每一年成长,并希望某一年能帮助别人成长;每一年体验和经历生活,并希望某一年能够帮助别人体验和经历生活。

这不是总结,也不是寄语,只是在快要结束的2012年写下两句可以回首的生活留给以后重过……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想,2012

北京,北京

不得不说,昨天下午我真的是手贱了;在家呆了三个多月,一直都是特么的心安理得,总以为自己多呆一天就多一分悟出人生真谛的可能;最后,只是被真实的现实催逼不过,弱弱的选择随俗,在网上投了两份简历,结果当天晚上其中一个就回复了,哎,她办事效率咋那么高捏。

人家通知面试的电话都来了,咱总要给个面子吧。于是,第二天,神一样的我就踏上了通往帝都的征程……北京。它变了,好赖是个首都吧,咋能看着跟个二线城市似的,破烂的街道,破烂的天桥,破烂的公交车……记得上次,两年前我来北京欢乐谷的时候,从西站坐地铁到西单出来倒车,一兴奋,以自己为圆心,以自己为半径,环顾四周……什么都看不到,视线完全被楼群围堵,像是掉进了井里,让人压抑。

想来,许是我以偏概全了,光看到了北京的犄角旮旯,我承认。北京,北京,这是我第四次来,只有这次是为了自己并且是独自一人,不是我生活的城市,却也在这流下了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

两个小时的车程后我在四惠下车,四惠,以前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走出大厅看到很高很高的地方立着一个大牌子写着……交通枢纽……不好意思,没记住全称,应该是很牛逼的一个地方,我觉得。我要去的地方在海淀区,搞笑的是我到达之后才意识到我是在北京的西面,潜意识里一直把海淀跟通县划在了北京南面,其实通县是个什么地方我也不清楚,只是听别人提起过,咳,没文化真可怕,看不懂地图,没办法。

北京的地铁让人又爱又恨,爱它便宜,不论你去哪里怎么换乘,即便你在里面折腾一天,也只需要两块钱;恨它,真特么挤啊,我上午去晚上回,整整一天也没混到半个坐的地方,连站稳都困难,时不时还有一个没腿或者没手或者都没有的残疾人打身边飘过,我没给钱,下意识的,他挪到我跟前,仰着脸堆着很假的笑容说,多少给点儿吧,意思意思啊……我去,北京,连乞讨都散发这人文气息,不愧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

在一群人的眼里,悲惨的人笑着(乞丐),年轻的人迷茫着(歌者),间或遇到两位动情歌唱的人,弹着吉他,声音动听,叫不上名字的曲,只是词里都充斥着“梦想”这两个字,难道这些就是电视上常看到,非常六加一和星光大道常演的寻梦的人?我释怀了,对于我对人生的困惑,他们显然更让我不解。其实哪有梦想这东西,那只不过是得不到和得到之后的心里落差罢了,那种感觉只会也只能存在于大脑皮层,很短很短的时间,之后在去寻找新的“梦想”新的落差,贪婪的没有终结(连我这没读过书的人都懂的道理,我还说个屁啊真是)。

北京大妈不可爱,要去的地方,我问了三个大妈,说的都不一样,这也就罢了,居然说的每一个正确的,最后还是年轻小伙子靠谱。当然也不能怪北京大妈,首先是我自己没做好搜索工作,二一个,面试信上明明写着XX路XX号XX大厦,我却只问了“请问XX大厦在哪里?” 活该我找不到,三个月不出门,连基本的与人交流的技巧都不会了,宅,祸害无穷啊。顺便说一句,除非你可以将经济和能力还有感情统统独立于人群之外,否则的话,多出去走走,不然会吃大亏的。这是我总结出的,还有,就是,人长得丑,就要多读书……我读书很少,你懂的。

面试成功,其实也算不上什么面试,两个人聊了一会,他问,你行么?我说,一天3次……每次40分钟……然后就 两天后上班了。之后我们肩并肩踱到办公室门口,我说我走了,谢谢您,他说,好好……干……

接下来是一个人心里最踏实的时候——回家。拖着疲惫的身体和精神,被裹夹在一条一条的人群中,头像是被套上了塑料袋,透不过气,憋得满脸烫热。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很短的距离,但大脑给了一个很长的反射时间,昏睡在长途汽车上我才忽然意识到,今天是2012年12月21日,传说中玛雅人语言的末日。我使劲闭上眼,整个前额痛的像要炸开,睁开眼又不疼了,看着高速路两旁的低矮平房,伴着昏黑的视线,零星几点光,映在我的瞳孔,想必是人家的白炽灯……世界末日……找工作……北京……北京……原来,我在家留守了三个月就是为了在传说的一天出来两个像,多么痛的讽刺啊,不管你觉不觉得,反正我以为是……

记一位前女同事

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女生,穿衣服很有品,属于清新风格但又散发着小贵妇人的气息;化妆品大都朋友同事国外代购,包包大都名牌,宁愿扫尾货也不要山寨这是原则;身材娇小动人,皮肤白嫩,恩,是白……嫩……长相天真招人疼,算不上很漂亮,就像我们在步行街看到的那些的女生,看一眼,再看一眼……也就算了。只是接触时间长了会发现,这女孩个性真强,超屌,还是东北的……

我就有这么一个同事,当我还有班上的时候。那个东北姑娘,在“认清”你是个好人之前不会和你过分接近,这一点很有点自我保护的意思。等熟络之后,她就像换了一个人,跟你聊八卦,侃大山,说一些黄色笑话……额,对于一个接触社会不深的无知犯二男青年,很容易陷入尴尬。就在一次次被搞中,我以为我们之间牵强的连上了一条友谊的线,毕竟天天一起(工作中)吃饭啊,吃饭啊,吃饭啊……我们只是在上班时间有接触,也偶尔几次下班后碰巧一起吃饭,因为人家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混迹”不方便跟太多我这样看起来就不单纯的男生接触,这是我们经理说的,恩,我记得,而且我们经理是个男的,恩,没错。

后来,有一天晚上,我和另一位男同事在回宿舍的路上看到经理的车停在了她家楼下,我还开玩笑的说,刚才我看错了,那可能不是经理的车……再后来,又有一天晚上,我又看到了那辆车,当然,我们都知道经理是去她家修灯泡去了,一个女孩到底需要别人帮助的嘛。

尴尬的现实淡化了工作中的嬉笑怒骂,对真诚的不信任催使我有意无意的躲避别人的好意。生活就是这样,你不愿相信一个不美丽的现实,更不愿打破一份难得的美好;但除了你,没人关心这些。

到我辞职的那天,我还单纯的以为一起经历过的日子会留在每个你深深不舍的人的回忆里,我想我太天真了……

生活中的人,就像路边的鲜花果实,你见过那饱满闻过那花香就好,别人的摘取或是踩踏,不是让你驻足的借口,毕竟子非花,安知花之不愿被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