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4月

关于明天的事后天才知道

1.

总不能疼了就流泪, 想念就联系,疲惫就偷懒,脆弱就想家啊。终究是要长大,也终于成人到这般。最漆黑的那段路一直是自己走,走着走着开始迷恋夜空,偶尔划过的星,只让人更孤独,现在的这些那些也将会被时光抛在脑后想不起记不清。

QQ上小米问:“谈女朋友没?”我多想嘻皮笑脸的一个视频弹过去,拥着她说:“看到没,你嫂子,还不下跪”;很多事不像我们在心里默默排练的那样文艺小清新。我俩接下来的对话也只是久违的暖上心头,酸过鼻头,愁到眉头。两个大男人,虽然矫情,但有这样一个兄弟,会让我觉得无论如何,不虚此生。

我说:“还是一个人……”

“为什么,有合适的就赶紧追啊!”

伸了个懒腰,双手合住放在后脑勺,打了个哈欠,舒服的我眼泪都出来了。
我看着小米的头像,打开QQ好友,只有二十个人,基本上都是家人和很好的朋友;
他们都是关心我的,可是有哪个家长能明白自己孩子的心呢,至亲的人才最“陌生”;太过关切有时是一种无法察觉的“伤害”,那种不理解让人心疼。

“没有合适的,怎么追啊”

被菠萝叶子扎伤的食指和干裂的嘴角一样痧的疼,我把左手压在屁股底下用右手打字,感觉到的温热让人舒服。

“你赶紧结婚,我还等着拿红包呢……”

我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笑了,顺势将右手也压在了右腿下面,感觉好暖和。就这样坐着,想,也许二十年后,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大米和小米感情那么好;但是现在,I know we

2.

一个人生活的第三年,如果不是别人提起,我都快忘了喜欢是什么感觉;有人说TA不相信有真爱了,我相信TA是认真的,在那一刻。

我从不试着说服别人,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心存善意的美好,孤独生活的人,只是为了可以在不知道多久以后遇见那个互相没有过曾经,互相没有陪伴过,在别人身边来了又去,流过泪伤过心的她

不论你信与不信,对这个世界而言,你的那点“人生”根本不值一提;幸福路上,谁的足迹不是曲曲折折。

抱怨生活,美好总是短暂的,现实面前没人只要求我微笑。我可以哭,我可以悲伤,我可以不坚强,在自己面前,做这些是安全的,这些自己都听着,我哭过、悲伤过、软弱过之后,我依然会守在我身旁。因为我知道,我会变得不一样,变得自己喜欢也配得上那人。

我想有一天牵着她的手回味现在的这些那些,应该会觉得幸福

说了半天,那都是明天的事儿,要后天才知道……

美丽善良

“你不谈恋爱的么?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说说,喜欢什么类型的?”

“美丽善良的”

“哪有那样的女孩啊”

“为什么没有!你看看,想象一下,有十个漂亮的,其中最善良的一个,她就是美丽善良的了。”

“那么稀罕的女孩子能喜欢你么!”

“…………”

——《建筑学概论》 韩 2013

陌生人

QQ窗口弹出一张图片,是水面夕阳的风景照,下面跳出几个字:漂亮么?漂亮,我说。紧跟着是一池湖水的静照,下面依旧跳出那三个字:漂亮么!我说漂亮啊!她说那是罗马湖。待我还没来得及回复什么,一张图片文件在QQ窗口上缓冲着,我正下意识的猜想,不知是哪一隅美丽的风景,立时一张女孩的照片撑满整个聊天窗口。下面随着:这是我~漂亮么~漂亮么~

我双手浮在键盘上,心里满满的好感,对这个认识不足24小时人。

她叫陌生人,一个偶然的机会和一个我不知道的理由让我们聊了起来。通过去人格化的网络,用可爱又寂寞的QQ。

此间,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生活的相当一部分时间是陪陌生人度过的。一个又一个,或快乐或悲伤,然后随着那或快乐或悲伤的感觉一个一个的慢慢消失,最后分不清记不起,谁,在什么时候来过,谈论了什么,只剩下自己那似是而非的孤独。

其实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乱交朋友罢了,那样只能落得失望。而网络的无孔不入让失望变得廉价和低成本,也让人感觉失望没有了失望时的味道。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这样的陌生人,相识相知最后消失,成为一段想不起的记忆。让人怀疑那种好感是否存在过,或许她也只是她们,一个存在却不存在的人。

当她问:这是我~漂亮么~漂亮么~的时候,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可爱瞬间绑架,微颤的手指在键盘上打字开始变得费力,我把这归咎于夜晚的阴冷。我们聊着,似乎很开心,很有话说,但是谁也不知道我们在谈论些什么,包括我们自己。

当我们孤单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些什么,那些互相安慰的话听起来似乎并不让人觉得温暖,我们只是为彼此埋下了大段的时间,至于长出什么,没人关心。

当我们聊过24小时的时候,可能已经将各自的大半生讲给对方听了,用互相察觉不到的方式。而同时也感觉到聊天的节奏在慢慢放缓。此时,我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很近,鼻尖抵着鼻尖跟我说:你到底在干嘛?然后消失感觉不到。

我看着键盘上的双手,然后用一根食指打出两个字:晚安

一个人生活的第三年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溜走的光华是我无力挽回的她。

这是我一个人生活的第三年。毫不忌讳的说,这三年我唯一没有改变的想法就是“摆脱单身”,可是我却抱着相同的梦朝相反的方向走了三年。在没有喜欢和被喜欢的前提下,我已慢慢习惯,享受昏黄的路灯,坐看街头的人来人往,欣赏情侣眼里闪烁的笑容和泪光,仰头发现漫天飞雪时环顾四周空无一人的悲从中来。

时间久了,孤独变成了过客,再后来,我只记得它不巧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