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7月

初到北京,请多关照。

我二十几岁,初到北京,朋友数大于0小于2.5,在感受到人间温情之前我已经深刻的体会到,背井离乡冷暖自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短短的两个月中,我好奇的翻看地铁中那一张张不苟言笑而认真的脸;一条条行色匆匆而方向感极强的背影;一目目互不对视交错于封闭式车厢的眼神;仿佛人与人之间都隔着玻璃,一层捅不破的隔阂。时间久了,我以为我会向他们一样,可是我没有。

我走出地铁口,迈过人行道,穿过高速桥,再迈过人行道,我站在来时的对岸,回头看来时的地方,忽然有一种想回去的冲动。

我不知道北京有多少像我一样的人,我希望是很多。因为即便是乞丐,他可以并愿意得到的安慰也只会来自于乞丐,而且越多越好,所以就有了丐帮嘛。我不愿看到别人如我——伤感,自以为的寂寞——我只是想假设,当我们有相同感受的时候可以相互鼓励,帮助。

或许你已经北漂很久,生活、工作渐入佳境;或许你初到北京,正在文明的天空下感受这座城市的脉动;或许你还在火车上,下一站,北京;也或许你已经开始后悔,为来或没来这座城市。

来来往往,稀稀疏疏,雾霾下地铁里的每个人,充当着血液成份,有意或无意的在让这座城市美好一点,再美好一点;所以,不论你喜欢与不喜欢,既然来了,那么北京欢迎你,也欢迎我自己。

 

你和你们在哪儿?

 

世界,你好!

三分之一秒之前,我改变了主意,将本来想好的主题放在一边。因为在三分之二秒之前我刚刚将视线从一个网友的博客的第一篇文章的标题(hello, world!)上移开。玩独立博客的同学应该都不陌生,这句话是wordpress博客程序安装后自动生成的一篇文章。我不知道,在我的理解里,它的意思是:你好世界,我来了,我将要用我的文字征服你,现在,立刻,马上。

在我看到这句话的几分钟前,我正在豆瓣的博客小组里搜寻一些独立博客的网址,一是想看看大家的博客都写的什么样子,我已经不太关注这个博客漂不漂亮了而是希望看到一眼让人入神的文字,哪怕是几个字。二是我想做几个友情链接(这是我本来的目的),因为突然觉得这个博客像自己一样变得孤独起来,我可以自己陶醉在往日的点点滴滴,今时的新鲜趣闻和对明天的热切期盼。但是我的博客只是我大脑的一个显像板,它没有欢笑,没有悲伤,没有被人安慰时的逞强,它什么都没有,它也什么都不是。我突然就觉得我的博客好可怜。

相比之下,我刚刚访问过的一些博客才更可怜,它们就像《活着》里富贵生命里的那些人,一个一个的消失了,成了一个一个活过但没能活着的博客。

在我看了的几个链接中,十个博客,已经有七个半无法访问了。剩下的博客当中,有些还在,有些才开,有些只剩躯壳,有些已经换了皮囊。最最有意思得是,一个博客的最近一篇文章发表的时间是2012年7月14日,并且标题是:2012年的第一篇。日子过了多半年才更新了一篇文章已经让我很意外了,没想到当我点击“下一篇”后我傻眼了,文章的发布日期明显写着:2011年1月27日。我去,这个博客已然变成了博主的“年记”了。

写博客和我们做其它事情是一样的吧,开始的时候那份热情烧的胸中难安,为了鼓捣博客已经分不清时间在左还是在右,为了让自己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恨不得将一团热火烧了这个世界。可往往最后,写博客这事儿也像我们大多数的人生一样渐渐失去光滑,慢慢变得粗糙,慢慢变得疏漏斑驳,慢慢变得空洞,慢慢稀碎成指缝溜走的青春。

在这儿也说不出什么新鲜,只是几分钟的时间里,想到些。又花了几分钟时间写了些。最后再用最初的热情呼喊一次“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