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3月

大多时候这种形单影只并不那么诗意

每晚带着不安入睡,然后被闹钟唤醒。

早上八点,我打电话给快递师父,约好一个折中的地点,他嘱咐我十一点在那里等他就行,对于网购的东西总有一种急切的心情,早一天送到手里好像会不一样似的。

冬天的厚被和几件衣服简单包装了一下,准备一会去邮寄回家,东西不多但还挺沉。临出门的时候随手带了半卷透明胶带,之前有过经验,去邮局寄东西什么都要自备,胶带,包装袋子等。

九点,柜台前只有两个人在那询问,我按着流程趴在柜台填写单据,随手把带来的胶带放在了柜台上。身后柜员对来人说,用胶带把你的包裹缠好…待我回头递交单据时发现那哥们正撕扯着我的胶带在那认真的摆弄着,我说,不好意思,你用的好像是我的胶带,历时他一脸尴尬然后反应该蛮快地说,我还以为是邮局准备的(图样图森破,一看就没有邮寄的经验,不知道国企都不懂什么是用户体验的么),等会我去给你买一卷。我看他不熟练的整理着包裹,没作声,转身去填另一张单据,心想,正常情况下他会在弄完他的包裹后,拂袖而去的,正想着,右后方帖身处他喘着气说,兄弟,我现在去买胶带……我下意识“哦”了一声。

走出邮局门口,我手里攥着剩下的半卷胶带,暖热的阳光打在脸上,后背钻上来一阵热意。九点多阳光正好,街道两旁的商户都在忙着开始一天的生意,有些趁着好天气在擦洗门面玻璃,早点铺子里面人还没散去,我试图寻点吃的,走着走着到了路的尽头。看拐角处肯德基里人很少,里面靠窗的座位被阳光打得好像是在召唤我。进去点了一杯圣代,说巧克力的现在做不了,于是换了草莓的,一个人靠窗坐着,外面人来人往…大多时候这种形单影只并不那么诗意。

红了番茄

今天下雨了,土壤湿润,我想起了红蕃茄,红在地里的红蕃茄,你们大约不知道,那些在市场上买到的绝大部分蕃茄,你看到它们是红的,但实际上,在它们还是青绿色的时候就离开了土地,离开了藤蔓,它们被装进箱子,运进城里,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等你们看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已经红了,它们不是红在枝头,而是红在疲惫的运输过程里。

如果你见过红在地里的蕃茄就会相信我说的话,这两种红,不一样的,地里的红蕃茄摘下来放进嘴里,味道也是不一样的,它们更甜,或者更酸。

我知道我写下这些,不会有多少人愿意认真去读,在很多人眼里,蕃茄到底是红在地里还是红在运输过程里一点也不重要。可我不这样想。

突然想起好多事

我趴在床上捧着手机,不知不觉睡着了,醒的时候灯亮着窗开着有风进来,我关灯关窗拉上被,选了一个很酷的姿势又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又黑又静,感觉睡了好久,看看表21:00,我居然睡了一个小时…再再醒的时候差一分22点,这次睡不着了,外面一对男女在拉话,嚷嚷着说的都是方言,听的人耳朵像是抹了油,腻得慌。我等了他们20分钟,最后不得不出去说了句:抱歉,请你们小点声。然后我捧着手机,趴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我想起周末去看房子,两室一厅中的一间,去车站接我的是个90后小女孩,个子不高目光躲躲闪闪的。她说她还没毕业正在实习,我问,大四么,大专,她说。你也刚毕业么,我说不是,我都工作好几年了,她说她现在的室友(将要搬走)大她三岁,我心里暗算了一下,说,那他和我年龄差不多应该。他90年,这句话一出,我当时就百感交集,说,那,那你93年啊,哎呀妈呀代沟大大地啊,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少活了六七年啊,妈蛋时光都去哪儿了,怎么一下子就老了。

想起小米说:兄弟姐妹们都好好混,有时间多回来聚聚,我想你们了。曾经姥姥膝下的一群娃儿,现在大都各自成家,散落在这里那里,好像昨天我们还在院子里追逐打逗,好像昨天我们还围坐桌前啃着姥姥做的玉米面菜饽饽,而如今都只能把那份回忆收藏在生活的角落,没人的时候翻出来提醒一下自己,你曾经多么快乐。

想起阿西,阿山,小黑,长野这两天偶尔的联系,猛然觉得大学同学已经是很久之前的感觉了,从不被理解到不要被所有人理解,这是我和我们慢慢的被生活给生活化了,能彼此遇见已是缘分,能成为回忆便是好的,何况三三两两的能相伴终生呢。

想起今天微信里她加我好友,我开心了半天,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这些年我回忆里的夏天,我跟你说,要不是当年我太***,你早就是我孩子她妈了。

个人决心

写日记
不得过且过
不浪费时间约会
偶尔吸烟不喝酒
每隔一天洗澡
每周读二三百页书
每周储蓄五百元三百元
少抱怨、不评论别人
对父母更体贴

礼貌、友好、内心充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