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10月

为了更有趣更漂亮的姑娘

首先,大米,答应别人的承诺,就一定要兑现。

我以前啊,和你一样,很想成为一个很厉害很厉害很厉害的人。像在昆汀的电影里,左手有剑,右手有枪,没头没脑的燃烧自己,敌人来了,我说你们靠边站,我的女人在等我。

后来我现实了一点,我觉得我要成为那种说走就走,说日就日的男人,我想梳大背头,流浪在欧洲或者听上去很牛逼的城市,我欺负孩子,驯服野兽,陪流浪的妓女过夜,与高圆圆握手,说嘿,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么?  

再后来,我觉得我人生的梦想,是在宇宙的中心买上一间顶层公寓,把四面墙都改造成钢化玻璃,在灯火通明的夜晚,我就端着酒杯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城市繁华叹人生如梦。

再再后来,我发现我没有什么梦想,不会写诗,不会用单反,不会骑马,也没去过远方,租的房子离宇宙的中心还很远,我能做的,就是把眼前的事儿做好,赚到足够的钱,这样我就可以给我的姑娘买一个地球仪,然后用飞镖扎它,扎到哪儿,就去哪儿玩。 

心中曾经执剑的少年,此刻也混迹在市井之间。  

血都凉了。  

我惶恐过,是不是这一生,都不能左手持剑,右手搂着我的姑娘,一起找天空中最亮的星星。

我心想过,是不是这辈子都要做一个逊逼,直到我的坟墓上写好墓志铭,我甚至都想好了:1987年出生…… 最后还是死了。  

我希望你明白,没有厉害与逊逼得区别,只有血的凉与热,有些人毫不费力的生活,而你要为了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活生生,这种只要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已经不多了。

像我们这种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要好好珍惜自己。很多人坐下来,跟你说你不行,说你省省吧,说让你成熟点好么。

汹涌的人群就把你这样的少年淹没了,人群散去的时候,你也不见了,你那些承诺,谁也不记得,这个世界对于你,就再不可能有什么更有趣更漂亮的姑娘了。

也许以后的某一天,我会握着我姑娘的手,跟她说,我想和你起床……

你听见了么,热血的傻逼,不要错过做她诗人的机会,更不要把这机会让给你所鄙视的人,更更不要让她站在街角听着尘世的喧嚣,鬼他妈才会相信这破世界会温柔待她。

只要她还没死,只要你还活着,故事总会发生,你怎么能失约呢,如果你失约了,那天她踏梦而来,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当有一天你成为你讨厌的那种人,浑浑噩噩,你走在街上,看见那些更有趣更漂亮的女孩,你会不会想起多年以前,你说,我答应你,在一个承诺就是永远的年纪。

智慧,美貌,金钱都不如你这一腔狗血,滚烫,灼人,你要燃上大半辈子,才对得起我现在说的这些话。

我听闻最美的故事,是姑娘在远方,小伙子在路上。

这么好的故事,你可别演砸了。

写给浅井的第一封信

浅井:

这两天忙着加班和赶地铁,虽然这不是没时间写信的借口,但至少在心律不齐又休息不好的大周日晚上我啃着5块钱一套的煎饼喝着3块5一瓶的怡宝,还是在键盘上敲敲打打随便敷衍你几句好了。

长这么大,只给人写过一封回信,却从未主动向谁倾诉过任何感情,不知道写信是不是像写博客一样只管写就好?还是想像你展信时认真阅读的表情好让我也假装以为你真的会把这老套的交流当作一种平行时空下的情感交换。

在大米那么那么多年的过去发生的那么那么多故事就先不跟你说了,因为听说好的笔友是不会见面的,为了不掺杂任何其它感情而保持倾诉与倾听的单纯。但是我怕万一哪天遇见你时首先想要做的是杀人灭口那就不好玩了。

今天花了一天的时间把对北京地铁和北京租房中介的耐性彻底磨没了。最后当我撑着两条微微直颤的腿听着那哥们儿咿咿呀呀的对“这房子真好”做着根本当你眼瞎,明明破又贵非说北京都这样儿的解释……你能想象米的心情么。

地铁坐了几百里,眼睛盯着下一站闪烁的信号灯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车厢里大家都躲着别人的目光最后还是相汇了,只好低头看手机,还有我跟别人脸对脸时总想笑是不是有病啊。

每一天车水马龙,每一天人影婆娑,每一天生活像蜻蜓点水后的无趣,想起机器人瓦力和自己很像,每天重复一样的工作,保持好奇,有一个不离不弃打不死教不会的笨蛋朋友,还有一颗渴望单纯感动的心,只是我比他少了点儿单纯,他比我多了个伊娃。

独处的时候偶尔感伤,觉得自己心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敲一下都有回声,试图填补,但有些事情不是你努力了就可以,所以有时会抱怨,更多的还是反省,慢慢的整个人都不自信了。

还记得一年前来北京在一家山西刀削面馆吃饭,十几平方大小,一个女孩子跑前跑后;一年后的今天走在熙攘杂乱的安德路口,又见到她,其实我已记不清女孩儿的模样,只是忙前忙后的身影依旧如初。

我想,有时候还是不要太着急,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不论是思想还是感情,我妈妈说没有工作能累死人,那么苦也总有吃完的时候吧。

怎么说着说着这么正经了,唉,今天回来路上,一个胖子放屁,像玻璃碎掉似的,噼里啪啦,瞬间我就想到你了。

2014年10月26日
大米

一则征婚启事

1931年7月6日的上海《民国时报》刊登了青年男子浅井的征婚启事:

我所希望于女子者,约有十项:

一,要有清洁的嗜好和能力;
二,要有概括地眼光以及学识;
三,要有缜密而周到的心思;
四,要有充量而素养的情感;
五,要有治家的兴趣和能力;
六,不要眼光势力;
七,不要自我太强;
八,不要太无意见;
九,不要见人羞怯;
十,不要态度虚浮。
—- —- —- —- —- —- —-

看到这个标准,你是不是想起前段时间的经济适用男女标准。在一个比民国时期各种环境都好太多的现在。。。你特么看看人家的一般标准放到现在就是黄金诺曼底长城上跑法拉利的标准啊。。。

(咳,以下内容我们做了穿越处理)

浅井是我朋友,他说他没有女朋友是因为小伙伴不给力。听他这么说,身为小伙伴的我瞬间想用实际行动来消灭他那自以为是的矫情,

SO,下面是浅井的照片,虽然他额头太窄、颧骨太高、眼太小、鼻子太大、嘴太翘,还有一张二五八万的大脸,长得虽然难看,但是他有一颗从王宝强向马蓉他老公蜕变的决心,还请小伙伴们多多宣传不吝指教,争取宽大处理早日解禁、露脸。

123

2014年10月25日
大米为浅井两肋插黄瓜亲笔

不能再加班了啊喂

那天晚上下班,很晚很晚,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在路边向打烊的面馆里面张望,正转身,被大姐叫住,喂,进来,进来,甩一张菜单让我坐下。油泼面给你加个鸡蛋好不?我说好。旁边三五个伙计看小孩儿似的冲我笑,我以为乱了睫毛,他却说,搅一搅味道好……

吃完,在北京最有文化底蕴的马路上夜行,踩着秋叶顶着雾霾站在昏黄的路灯下都有升天的冲动了,你想象一下那画面。

我看着几步就能到达的正前面,那个有树影有落叶还有灯光的地方,不论我怎样的不够浪漫,此时此地此身都有朝那里走去单膝跪过的意动,只是当你努力拼凑一幅画面的时候总有一辆车狂野的压过,散落的斑驳,如此挥霍。

看着那尾灯在夜色中画出一条弧线消失,散乱在地上的秋叶像是被撕下的日历铺天盖地;回忆经不起一阵风也就罢了,没想到一个深呼吸呛出了好几年前。

想想,其实挺郁闷的,自己记得的东西只有自己记得,记性好的人,想找个人一起回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为了永远做一个新的,有趣的,意想不到的自己。(❁´◡`❁)*✲゚不能再加班了啊喂。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别拿离婚威胁我,我等那天很久了

……不要交浅言深……要明白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做人做事要留有余地……钱可以多挣一点,但是别把身上朴实丢了……一次夸奖不是终身成就……

你听到没啊,我跟你说话呢嘿

直道了

你别不爱听,到现在没车没房找不到小三儿,你就没有反思过,你这个人毛病太多长得还丑,你说我看上你哪儿了啊?!

直道了

直道了,直道了,你特么还会说人话不?

。。。。。

妈的隐隐约约听到那个女的用冰冷麻木的声音不停地跟男主角BiBi

然后隐隐约约听到那个女的突然喊,哎呀……卧槽……你敢打我……我要跟你离婚……

离婚?!……画外传来一个男银浓烈而醇朗的笑声:尼玛早说早削你了

你们不是喜欢大长腿么?

有一个姑娘,她叫浅井,她讨厌正常人,因为他们吃的太复杂拉的太简单,她说要营造一个无色无味的世界,那里有女人孩子和狗。她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儿,但是在这个不太可爱的世界里嚣~张~还是要凭几分姿~色~的,所以我摆出当年至尊宝在小吊桥约会白晶晶时那个45度天空和135度鼻孔的脸,说,你今年多大?有照片么?

什么照片?浅井狐疑

素颜的,没修没P,平底鞋,不戴墨镜,800万像素,全身,夏天,最好是在海边。。。

浅井:行了行了别BiBi了,不就是想看大长腿么

。。。。。

此时,窗外秋风划过树叶脱落在人行道上盘起一坨一坨,

喂,浅井,把那个文件递我一下,咦?!这是什么(翻开看。。。)
123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若有此生轮回,定不负她

我有两个朋友,他们相识七年咫尺,相忘五年天涯,不会遇见,各自边缘,回想小而美的那些年,数不尽的气泡如风飘摇;现如今,女孩儿已从情窦初开变的厨房灶台,男孩儿已从涉世未深浸染五味杂陈,那些回忆不清的林林总总,像今天的雾霾一样弥漫却被晚风轻易的吹散。

若有此生轮回,定不负她

想太多

看到一个人其貌不扬,拿着爱疯6,我就在想她是被包养了呢还是卖肾了呢,有时候真是人不可貌相。。。有时候我会想很多,看车展的时候我会想,诶,这个模特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考试的时候我会想,监考老师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升国旗的时候我会想,护旗手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银行的保安站在那儿他会想什么呀,

坐地铁的时候我会想,妹子站在那儿她会想什么呀,我们脸对着脸眼斜过眼这么亲密的距离她会不会想什么呀

我总在想人家在想什么

你们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时候我在想这些人在想什么啊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在想一个人的时候她会不会也在想我。。。

捡屎很忙

我在想,为什么这两天你都是说两句话然后就消失,然后好几个小时过去你扒拉又冒出几句,这种外星人和屎都不适应的活动轨迹一定掩盖着惊天的秘密。。。

我一边玩2048一边很认真的思考了好久,终于!在打到81900分的时候I SEE YOU 了,正常人看到这种节奏都会单纯的以为你很忙,这正是地球人的愚蠢之处,他们忽略了很重要的线索,那就是你不喜欢正常人而且独爱食屎者。。。SO,在你消失的间歇性的时间段,哪里屎多哪里就有你出没,现在问题就变成这两天哪里社会秩序混乱或因其它原因,屎不能通过正常渠道处理以致曝尸街头。。。

云南地震。。。那么乱的地方大家一定都随地便便。。。想像着你背个竹筐在夕阳下捡屎,乌黑的长发和着汗水拧成千丝万缕择不开,遮着那半个月没洗一次的小脸儿,只露出贴着韭菜叶的一排小黄牙儿似笑非笑的在交杂的人影中闪动。。。

你说你讨厌地球人,他们吃的太复杂拉的屎太臭,你说你要营造一个无色无味的世界,那里有女人孩子和狗。你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儿在这个不太可爱的世界捡屎一定要小心怪蜀黍和狗,记着不要和狗抢!

你忙着,我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