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1月

第二夜:你看了一个笑话

你看了好久终于看到一个笑话你笑了好久,那笑意像水里的气泡一样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咯咯的颤着肩,肋骨都软了。你想起了小时候,笑的能像哭似的卖力,直到抱着凳子背着地板肚子都疼了根本停不下来。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问妈妈自己是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这么多年过去了,同样的泪水再没有过,可拭泪的温柔的手却一双换了一双。

那夜的北斗特别亮,路灯下的影子映在墙上,说好的散步变成漫谈理想,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我们分手吧。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就像街头唱着悲伤的歌,你走在寂寞的路上,身后都是嗜血的恶魔。你经过河谷山坡,看到悠闲的麦穗在阳光下泛着青波,你闻过绿野百合,看娇艳的蝴蝶挥霍着翅膀越是努力越是心伤。你猜前方一定很美丽,你吃过了苦,穿过了雾,觉得那就是黑夜的尽处。当云勾上金边儿, 屋顶露出青烟儿,放学的孩子踮着脚尖儿,路过的你在那儿望天儿。

你因为别人说那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以咬咬牙用一双腿丈量了几千公里,一路上风越来越轻,水越来越净,经过的人们越来越淳朴,天也近的越来越离谱,直到最后站在上帝的裤裆下面,所有的味道还是那么熟悉,那里的人也都用苹果手机,那里的小贩也都聪明的讨人厌,那里的女人也不美,一下子觉得自己是越过了单纯到了这里。

笑不出单纯的眼泪就只能在嘈杂的人群中哽咽着坚强,这个城市繁华的像坟墓一样林林总总,你面对着它就像面对着死亡,所能做出的最好的表现就是不要怕,或许你还没有面对过死亡,但是绝不要相信这个城市会温柔待你,就像不要相信一个好色的赌徒。

终于你的脸上不再有泪水,连汗水都很少流,你也不需要温柔的一双一双手,只是电话里偶尔你问妈妈自己怎么了,你妈说你蛇精病!你用衣襟蘸去眼角的泪滴嘴角却含着微笑,你想起了小时候,肩膀咯咯颤着,肋骨都软了,嗓子里的气泡一股儿一股儿的往上冒然后炸开,你咳了好久终于咳出了一段悲伤的往事。

你站在黄线以内看着一条一条腿,你站在车厢看着胸和背,你说又是一个二月,她说,下一站下车么?

第一夜: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

那是菲立普·德库弗列(Philippe Decouflé)在法国疯马俱乐部排练时在台上即兴跳的一段舞蹈,他是疯马俱乐部的编舞导演,这个纪录片叫《疯马歌舞秀》(crazy horse paris)。几年前看过一段疯马秀的视频,前段时间突然想起找来好几个版本看了,Philippe Decouflé那段即兴的舞蹈配合那段音乐给人的感觉就是舒服和自由。就是好想伴着那段音乐去跳一段,如同年幼时站在河边想学游泳,少年时远远的看着她想更靠近,长大后摸着泪雨交杂的脸,直到最近才明白哭过的眼睛看岁月更清楚。那不仅是喜欢,而是驱着好奇心对美好的一种探寻。

接着在豆瓣上搜到Philippe Decouflé 作品集(1982-2004),下载看了下,谈不上喜欢,但Philippe Decouflé天马行空的想法让人激动,那时他还那么年轻,他就是那种能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一个故事或一本书的人,像姜文、阿尔·帕西诺,他们都是。优胜于别人的也是别人该为之激动的,该向往的的一种可能。

后来的好几天我都找不到那首歌以及那段舞蹈(原版),我用手机拍了下来,看了又看,想象着自己在一个空无一人的场地,墙上有很多面镜子那种,可以一边练一边纠正自己的错误……可大多时候只是想想算了,还要找一个练舞室,还要练习,天天上班加班,哪有时间啊。最重要的是我学会了又能怎样呢。

是啊,就是带着这样的疑问,二十几年的时间终于亲手过成了岁月,那夜的月也不再亮,那年的梦也不再想,只有一个傻X在呢喃。

以前只是知到美好是追求的动力,现在明白了或许应该过出一种美好的状态让别人去追求。美好的事物千千万,可美好的自己唯独一啊。不论做什么事都想着至少有天在看,不论出于何种目的都尽量利人利己,不论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在能端端正正的时候就不要弯腰驼背。

今天去看房子,回来时站在地铁屏蔽门外面,还算清楚的身影,头发和脸都能看清,只是看自己好像小时候,初中年纪在操场上拍照也是这副傻傻的样子。也许是光影的错觉,也许像昨晚看的《未麻的部屋》里未麻说的:现实真的是现实么,我真的是我么。我走进车厢,看着车站的提示灯一个一个亮起,一个一个暗淡,心里想的是,所有的过去都回不去了,所有的以后里自己还能像现在一样过的像个石头,简单而笨重,只经历岁月从不问前程么?

现在所向往的美好等到拥有那一刻是否还那么美好,曾经淋漓过的风雨到那时是否还略带委屈。知乎里曾有人说,怎么能活在已知中呢。是啊,当时觉得说的多好啊,那么多未知等着你,你有什么理由不向往。可此时是脑袋坏了么,还是受到了什么信号的干扰,怎么就觉得应该活在已知中呢,怎么就想到其实没有什么未知呢,所有的未知不就是你不知道的事实么,所有你不知道的事实不是都能用你已知的事情解释么,不能用你已知的事实解释的事情你又怎么理解和相信呢。

我好想明白了什么,却又变得更糊涂了,我就这么一说,谁也别当真。

狗日的青春


@Shamianpark: 二十二岁,北方人,广州实习,一个月2500。晚上给女朋友挂电话后喜欢自己哭一会儿,想买个房子,和她在一起。

刚在一首歌下面看到这个留言,想回复,却关上了网页

初涉世的年轻人,习惯性的无限倍放大生活中的疼,诚惶诚恐的活在自己酿造的阴郁中。却不知,那只是,狗日的青春。

没赶上最后一班地铁

忘了那天都忙了些什么,也忘了那天是周几,只是同事都一个一个着急下班甚至走的时候连声再见都忘了说。听着指纹打卡机说“谢谢——”,听着他们踏在地板上的忙促,听着那些在等电梯的数秒中频繁的提及周末和周末。原来是一些急着回家要为周末做准备的人呐!

身子向后倾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随着那一阵舒展骨节咯咯的直响,像是要在空旷无人的写字楼间唱一首安慰心灵的民谣。伸开手臂掰掰手指扭扭脖子都是那咯咯的节奏,节奏停时靠在椅背上,视线与天空和大地都垂直了,只是看到的是从没注意过的天花没有板。都是些铁架子和水管中间错落地排放了一些照明灯饰,灯很漂亮但要晚上照明的时候才明显,那么好看的灯如果自己不点亮自己别人也看不到她的好看,即便在点亮的时候也很难被注意到,背后错乱又黑暗,眼前光亮太刺眼,哪盏灯能随意将自己的锋芒调整的柔和惹人怜爱啊,她们的诞生都是有目的的,如果一个一辈子不被放在灯座上的灯,她又算做什么呢,她会觉得自由么,会开心还是难过呢。

关掉所有灯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黑夜像是一群流氓挑逗着一个小学生,好像在说,跑啊,还不快跑!食指先一步按在了下楼键上,电梯从地下一层缓缓上升,打开的一瞬间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电梯门关上的一刻感觉那些流氓也悄悄跟了进来,你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好像只是看着你,看着你跑,然后他们在后面追,他们以此为乐,恐惧因此而生。

剩自己一个人加班到很晚,晚到没赶上最后一班地铁。

赵雷 画 南方姑娘伴奏下载

赵雷的《画》很好听,歌词写的也漂亮,刚才想在网上找下画的伴奏,结果百度翻了十几页要么是骗人注册的,要么根本没有,我是个有格调的人,对这种利诱式的注册引导很是反感,虽然我弄不死这群网络推广的渣渣,但是我可以让一小部分想要下载赵雷 《画》 原版吉他伴奏的人免于祸害。(希望百度把这篇文章排名靠前吧)


http://data4.5sing.kgimg.com/T1l0ZTB4dT1R47IVrK.mp3
点击或是复制上面链接后右键另存为就可以了。

或者google搜索 赵雷 画 伴奏 之类的关键词也可以,注意排名第一的那个网易博客不要参考,骗人的。

顺便告诉你,不会翻墙又找不到可用的谷歌代理的话在这个链接里随便找一个能用的就行了。

顺带这是《南方姑娘》的原版伴奏
http://5sing.kugou.com/bz/down/2445835

以上

床还是要起的,万一迟到了呢

前一天晚上10点前入睡是一种什么体验?答:早上起不来呗

当手机闹铃第一次划破寂静的黎明,窗下熟睡的小伙子根本意识不到即将升起的是数年后自己回忆里某一天的太阳;顽皮的手机在6:10开始有节奏的震动加响铃,他只是颤颤的拿起,扫了一眼放下;电脑没关,白炽灯就那么亮着,慢慢的被朝阳拉近了颜色。还有窗前暖气上已经干卷的橘子皮,真的是又干又卷,也许嚼起来还很脆。。。呢

直到,8:00整,他从趴着的姿势翘起屁股换成撅着的姿势,撅到一定程度之后迅速换成跪着的姿势,然后……倒了

第二次终于又跪起来了,肩膀抵着床单手臂平摊,脸埋进枕头无法自拔,任谁都会想,这样一个迷人的时刻要是有一只哆啦A梦在身边事情就完美了。可是,床还是要起的,万一迟到了呢。

下楼的时候遇见一大妈遛狗归来,那一步一个台阶往上爬的样子,好像……好像……小伙子上班要迟到了吧——被这冷不丁一问,小伙子转身看着那只卷毛的贵妇脱口而出:“阿姨您这狗真可爱”。说完带着早晨少有的轻松心情大步迈下楼,身后一定是两个贵妇人复杂的表情。

“小伙子,回来,回来”,正要过马路被协警大爷叫住,操着一口浓烈的普通话说,你没看到红灯么!看到了呀,那你还闯?别人都……像是被给了一个嘴巴似的大爷打断了说,你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吃得好长得高工作努力什么都会,可就是不会拿别人的标准衡量自己——大爷话音未飘散,小伙子已走远。

地铁涨价最明显的体验就是明明好像前天才充的50块钱,怎么今天就剩两块了,换做以前还能挺一下,至少那也是北京一日游的车费呢。唉,排队充卡的人真多啊,前面一个人模人样像老师又像教授眉毛和头发一样颜色的小伙子给前面的前面一个模人模样拎着背着腋下还夹着行李一看就是见过老师没见过教授眉毛和胡子一样颜色的类似小伙子他爹一般年纪的人讲解如何购买北京地铁票,以及如果购买一卡通的话需要工本费20元,以及简述了如果每自然月累计消费满100元有8折优惠哦~

直觉觉得大爷没听明白,等自己充了20块钱握着20块钱发票转身的时候小伙子已走远大爷已不见。

前几天还听同事说最近坐地铁的人好像少了点,有时候早高峰没那么挤了呢;骗子,明明两趟5号线都没上去了,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钢需吧。站那儿等第三趟的时候,协勤大妈说,都退到黄线后面,按箭头排好队,哔哩哔哩。把微笑送给大妈,然后小脚踱踱着站到箭头后面刚刚好,抬头笑,大妈也笑;你看他多乖,多聪明,多么听话多奸诈。

如果有一天,科技发达到不能在发达了,人们牛逼到不能再牛逼了,那时候的地铁是不是能在天上飞能在地下的下面跑啊,那地铁上去或下去的时候是横着还是像电梯一样竖着啊;那如果是竖着的话……里面的人还用考虑用什么姿势么……

在东单,这次刻意往中间走,总是进同一个位置的车厢到下车的时候也总是靠近同一个出口,肩并肩背靠背的也总是同一帮兄弟姐妹,这样不好,虽然很方便(消极点儿说,出生了就死掉岂不是更方便);还上学的时候有一门选修课是野外生存,开学第一节课那个教授进来在黑板上写下名字,顿了一下,说,对于有些同学来说,这可能就是最后一次来了。下面同学都笑,教授把粉笔头咻的往粉笔盒子里一扔,嗯,很潇洒的没进去。他说,下面两句话,如果以后你有必要跟别人说你上过这门课的话足够了:1.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先熟悉他的四周(遇到一个陌生人也是)。2.两个地点之间请尝试不同方式到达(对于两个人也是)。现在果然只记得这两句话,也是够了。(好像发现了什么 = =!)

除了小时候,08年第一次来北京,到现在依然感到陌生,其中的味道和北京的孩子才能感觉到的那些细节一直没有,直到每天下班和周末把2环内走了个遍,顺着10号线走了半宿,从宋家庄跑步到前门……有很多东西是看不出来的,能感觉到的东西都是你曾留在上面的。

可是为什么地铁门打开的一刹那还是熟悉的站台熟悉的出口台阶啊尼玛。

公司楼下买早点,一份豆腐脑一个包子,今天怎么只要一个包子啊,小伙子!卖饭阿姨笑脸嘻嘻的问;地铁涨价了嘛……

其实小伙子昨天早上只买了一个鸡蛋呀 还能叫你阿姨么

打卡时间定格在9:00整,就为这,地球人也能开心一上午,

一个早晨该有的样子,像是在过去了的某一天

一不小心在后台看到,第201篇文章耶,写到10000篇最快还需要30年……

元旦,回家路上

地铁从隧道里钻出来那一瞬间淡蓝的天空下阳光娇艳的人眼睛一阵盲白,悸动的几乎眼泪掉下来。
和着元旦回家的心情就想终于逃离了一座城池,那个整日奔忙,身体揉搓着身体却感觉不到心跳只有脚步声的地方。

回家路,在车上睡着了,惊醒,却忘记梦到的什么

脑子里一只独角兽在交杂的密林里疾驰,像是要去什么地方,跑出密林是一壁悬崖,嘶鸣,长出有力的翅膀。羽毛像烟花一样瞬间绽放而丰满,剩下的就是向前迈出跳下去然后升起来,他好像是要感受高处的云朵和风,不知道站在云裳是什么感觉,像棉花还是气浪。

飞马速度越来越快,终于在穿过一层云后变成一道闪电,过后是氤氲而潮湿的气流裹卷着雨水撒向灰色的城市,彩色的路旁,一个奔跑的男人拉着一个奔跑的新娘,脚步跨过的路面激起幸福的荡漾。

走在离开又回来了数百次的村口小路,除了河里的鱼越来越少,新栽的树苗越来越多以外,风还是那般辣眼,其它都还是原来的模样。

10年过去了,迎着风和在骄阳下都会落泪,可就是学不会别人笑背刀。

你的屏幕好像坏了べ

                 前从没觉滴自己这么脑残,O(∩_∩)O~

          可以穿过输入栏上限~

 

 

 

ส็็็็็็็็็็็็็็็็็็็็็็็็็็็็็็็็็็็็็็็็็็็็็็็็็็็็็็็็็็็็็็็็็็็็็็็็็็็็็็็็็็็็็็็็็็็็็็็็็็็็็็็็็็็็็็็็็็็็็็็็็็็็็็็็็็็

べฏ๎๎๎๎๎๎๎๎๎๎๎๎๎๎๎๎๎๎๎๎๎๎๎๎๎๎๎๎๎๎๎๎๎๎๎๎๎๎๎๎๎๎๎๎๎๎๎๎๎๎๎๎๎๎๎๎๎๎๎๎๎๎๎๎๎๎๎๎๎๎๎๎๎๎๎๎๎๎๎๎๎๎๎๎๎๎๎ํํํํํํํํํํํํํํํํํํํํํํํํํํํํํํํํํํํํํํํํํํํํํํํ

逆天了哟~~ฬ็็็็็็็็็็็็็็็็็็็็็็็็็็็ฬ้้้้้้้้้้้้้้้้้้้้้้้้้้้้้้้้้้้้้้้

                                                                          大漠孤烟直ป้็้็้็้็้็้็้็้็้็้็้็้็้็้็้็้็็็    ป้็้็้็้็้็้็้็้็้็้็้็้็้็้็้็้็้

(ดุุุุุุุุุุุุุุุุุุุุุุุุุุุุุุุุุุุุุุุููููููููู)                                                                               (ดุุุุุุุุุุุุุุุุุุุุุุุุุุุุุุุุุุุุุุุููููููู)

玩过这个游戏吗:

抽一口大烟卷儿:(-_-)y-<(̅_̅_̅(̅(̅_̅_̅_̅_̅_̅̅(ด้้้้้็็็็็้้้้้็็็็็้้้้้้้้็็็็็้้้้้็็็็็้้้้้้้้็็็็็้้้้้็็็็็้้้้้้้้็็็็็้้้้้็็็็็)

抖抖烟灰:( ̄ー ̄)y-<(̅_̅_̅(̅(̅_̅_̅_̅_̅_̅̅(ดุุุุุุุุุุุุุุุุุุุุุุุุุุุุุุุุุุุุุุุููููููููููููููููููููููููููููููููููู)

 

 

 

 

【注意:你的屏幕没坏,因浏览器不同,文字特效可能显示异常。】

 

 

 

或者大波浪昂昂昂: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ฐ้้้้้้้้้้้้้้้้้้้้

  你屏幕坏了吧?

其实这些都是网上流行的小游戏,最早出处无可考,因为玩法大多与颜文字结合,所以初步估计是日本人发明的,但其实最有可能是泰国人发明的,因为这些都是泰文字母哦。把这些怪东西扔到谷歌翻译(链接)里面去吧,点那个小喇叭,可以听上一段电波系的泰文,提神醒脑。

与这个游戏有关的泰文小知识请猛击 源文链接

 

 

 

 

( ̄ー ̄)y-<(̅_̅_̅(̅(̅_̅_̅_̅_̅_̅̅(ดุุุุุุุุุุุุุุุุุุุุุุุุุุุุุุุุุุุุุุุููููููููููููููููููููููููููููููููููููููููููููููููููููููููููููููููููููููููููููููููููููููููููููููู้้้้้้้้้้้้้้้้้้้้้้้้้้้้)

【注意:吸烟不一定有害健康,但在公共场合吸烟有碍不吸烟者呼吸新鲜空气,是自私的不道德行为】

听着花粥姑娘进入了海飞丝的梦乡

二十岁的某一天
演唱:花粥

二十岁的某一天
和你牵手走到天桥边
你兜里只有五块钱
我们吃了一碗牛肉面
你说什么爱情都会变
你说你现在也没有钱
你说谢谢我陪你这些天
你说以后不要再被别人骗

三十岁的某一天
我和他路过这条街
我说想吃碗牛肉面
他说他身上没零钱

我已经想不起你的脸
我也没有你的照片
时间它杀死了所有的从前
我们也没必要再去怀念
你说什么爱情都会变
你说你现在也没有钱
你说谢谢我陪你这些天
你说以后不要再被别人骗

八十岁的某一天
我能否再想起你的脸

《流氓》歌词:
我爱的姑娘。
有着浑圆的乳房。
我要是摸她大屁股。
她还骂我流氓。

这我爱的姑娘。
总让我心花怒放。
不光性格特别开朗。
打架还挺在行。

我比较内向。
她倒十分豪放。
既然能调戏男的。
也和女的交往。

虽然她是这样。
但我还是在她身旁。
看她笑时候的酒窝。
我就想和她开房。

可惜我们交往时间不长,
毕业了就远走他方。
走之前也没开房。
撸管时带着悲伤

四年的时光。
他已变了模样。
没了浑圆的乳房。
只有坦荡小机场。

我爱的姑娘,她早已不在心上。
我爱的姑娘,她已经到了天堂。
我爱的姑娘,他不会再来到我的身旁
我爱的姑娘,你已经到了远方

《海飞丝的芳香》歌词:
歌词来自那面墙

你就是一个姑娘,守候在我身旁
给不了你一个洞房,只能给你一张床
上面有你的芬芳,也有我的梦乡,
在嘎嘎吱吱的地方,是我们的放荡

突然有一天你,不想过现在的模样,
想让你的身旁也有香奈儿的芳香
你离开了我的床,带着你的芬芳,
把自己的身体,放在了沙发上

我不知道你在何方,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
我只有把手,放在自己的裤裆上

你就是一个流氓,匍匐在我的身上
给不了你一个孩子,只能给你一段放荡
你把我抱到床上,给我一片白茫茫,
在嘎嘎吱吱的地方,你的液体在流淌

突然有一天我,不想过现在的生活,
把自己的身体,送到了别人的床上
我不知道你在何方,也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
我只有把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突然一片白茫茫。我就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哒哒 我进入了海飞丝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