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02月

我是某人,你是某天,我想过你

某天,你无端遇见一个人,没有风格与形式,只是喜欢你十一分不足,在不会走失的明天,在时光的声音里,只想悄悄告诉你,平淡也浪漫,无语也温暖。别说寂寞,静待明天。

———某人(我是某人,你是某天,我想过你。)

新年快乐,红红火火

又是一个二月,又是家乡的小河,还是那群流氓,我说放开那个姑娘;

又是二十分钟,又是河畔树林,还是熟悉的恐吓,我说有本事打我;

她问,下次你还会救我么;我说,我流血了。。。

我妈摇着我说,醒醒,醒醒

我仿佛睁开了眼,看阳光打在脸上,一股热意滑下

手抹过那鲜艳在骄阳下分分明明

我说这血可真红啊

她说别动,头上破了个口子

我说我手机呢,我要拍照

她说把这块头发剪掉把,不然伤口没法包扎啊

我撑着眼睛不敢眨,就像洗完脸水滴在睫毛上沾染的样子

她问,疼么

我说地上的血渍都干了可脸上还是热的

她终于不说话了。。。

于是我说,妈,能把抽油烟机按的高一点么,以前磕一下就算了,可今年我流血了。。。呀。。。

2014年春节《这两天,过年》

那一刻我瞬间就爱上了这个傻逼

嗯刚才进地铁的时候,我就把卡拿出来了,然后我就在那个通道那儿就刷,我刷了半天也刷不上,上面显示一个大红叉,然后换了一个口儿,我又刷,还是刷不上。我TMD的都急了,我回头看那个阿姨,阿姨看看我特别无奈的说了句,孩子,那是银行卡啊。。。

有钱就是任性
20150211140906

病,快好起来吧

高一那年班主任说要见家长,他代爸妈来学校,就在现在还在的老楼一楼大厅,班主任说我肯定考不上大学,当时那一脸为人师表。他听老师说着看了我一眼,后来我不知道他怎么跟爸妈说的,但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也什么都没问,即便后来我还是很差劲,可那天他看我那一眼一直记得。

前年他动手术,我去看他,在骨头上打了钉子的精神依旧好,握着那只粗糙的手时就像握着个暖炉,让人踏实。可谁又知道让他难受的可能是即便行动不方便也要用坚持自己穿鞋的倔强来换回哪怕一点曾经倨傲的心情。

有时候看着身边人不快乐我只是沉默,因为当你努力想理解哪怕一点点他的疼楚的时候根本找不到安慰的理由。(揣着明白装糊涂好像一只狗)

早上老妈打电话说,他对你真是很好,小的时候,他自己孩子的剩饭不吃却吃你的碗底子…

想着这些,差一口吃完的早点怎么也咽不下去了,梗在喉咙里像蹩住的水管儿,在眼角渗出来。看窗外极速位移的天和原野,多希望前面一个隧道出来就是20年前,时速300多千米,我能去任何地方, 可惹人哽咽的过去却总在身后招手。

忽然想起央视的一个采访:

记者:“大爷,您缺啥?”
大爷:“所有的缺与不缺都是妄想!”

是啊,当痛苦三番两次找你谈话的时候,所有的幸与不幸疼与不疼快乐与不快乐都TM是妄想。

他在病床上,我在路上。

我还是那个流氓,你还是那个姑娘

谨以此文怀念某些人:
有时候无意间记起某件事,会百思不得其解:那个看我摔倒还站在旁边哈哈大笑拍照的家伙,究竟当时他在想什么呢?本来想找当事人确认一下,但估计我开口之后,他一句“你脑子有坑,闲得慌是吧!”就把我给顶回来了,现在想想一直纠结这个问题,确实有点不正常。恍恍惚惚近四年时间流逝,我改变了自己原来的生活方式,有了新的朋友圈子,与某一些人联系也越来越少,不知道会不会由原来的无话不说变得无话可说,如若这般心必憾之…
生活常常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意外,伴随这些意外而来的快乐、悲伤、兴奋、沮丧,则会一点点的侵蚀我们自己,最终你会发现你可能变成了一个现在的你所讨厌的自己。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是当你发现有朋友愿意和你一起吃饭、聊天、随意转转的时候,你的人生不如意最多也就十之六七,相比十之八九尚余一二,所以不要悲伤也不必沮丧,你还有很多可以让自己高兴的事情可以做,而我将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别让未来的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It’s only after we’ve lost everyting that we’re free to do anyting. No fear. No distractions. The ability to let that which does not matter truly slide.”——引自某电影

周日那天中午,在两天一夜的年会结束后,我撑着略显虚脱的身体和精神靠在雍和宫开往鼓楼大街的地铁屏蔽门旁,打开微信看到上面那段内容;

他是我大学四年的舍友,一个貌似逆来顺受的家伙,那时候我总是说他他总是骂我,那时候我就像个流氓他就像个姑娘;那时候他摔倒在地上我却举着手机哈哈大笑;

在微信里:
我回复说:我想你
他说:米哥的嘴还是那么甜,来亲一个
我:mua
他:哈哈,果然还是那个大米
我:我还是那个流氓你还是那个姑娘

说这话的时候总是带着戏谑,但内心早已纠结成一块石头。想那些年在数九寒天的教学楼风口罚站的早上,烈日酷暑中挥霍着汗水叫骂着爹娘的足球操场上,昏黄路灯杨柳湖畔晚自习后羞哒哒踏在两人的心上。无意间记起的某人不知在何方,刻意怀念时却连她一张照片都没有;谁不想初识的几个朋友可以一路走到天黑,然后在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之前可以冲他大喊:傻逼,该起床了!

日子就是健忘,可就当你渐渐忘了的时候它闲的没事干又让你想起,说到底是生活读不懂你九曲十八弯的心啊。

在地铁二号线上拨通了他的电话,他说,你还没换号啊!我说,舍不得!
原本只是寒暄,却一聊几个小时,我问,会不会有一天不再联系?他说,不会的!站在鼓楼大街地铁站站台一边举着手机一边用步子画圈,转的头都晕了。我们商量着今年一起去旅行,把散落在别处的另外几个魔兽也召唤出来,趁着未婚的人比结婚的多时再放荡以下。

希望心有戚戚的人都能播出一个号码给那个“想着你”的人一个“我也想你”的信号。

jins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