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5年12月

2016,祝好。

不知道是歌太好听还是夜景太美,走着走着心里就涟漪了,喉咙就哽咽了,眼底竟潮湿了;车灯行人晃过,带走的是一幕幕那天初见,微风寒意耳畔,裹挟的是一个个还在身边;

昨天遇见一小孩儿说自己表达欲旺盛,那你就可劲儿说吧,然后就听了两个小时,临走送他到门口,两个人就很自然的笑着

那天我说自己有点儿矫情,姜说如果连矫情都不会活着还有意思吗!口吻出奇的像浅井,就是当所有人都否认你的时候她会把现实扭曲来附和你的情绪,那是种破壳儿的人格

兵荒马乱的一年就这么潦草的走完,欲说还休的你好都被提前回复了再见,能留下来的不是回忆,都是更好的明天。

闺女,干啥呢?
儿子,想妈了?

只一人懂,就这样挺好的

2016年的心愿……

愿得一人心,可劲儿碎……
愿得一笔钱,可劲儿造……
愿得一知己,可劲儿耗……

2016,祝好。

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2015年12月12日

趁着还有1个小时,赶紧写点什么,毕竟这是一年一次的双十二。

关于写东西这件事我是不擅长的,甚至连盲打敲键盘我也是刚刚学会,就像几个月前,领导来座位,一边跟我说一边让我记下的时候,我手在键盘上就像摸着一块冰,一抖一抖的打字都不利索。

他说,你快好好练练打字吧,你这打字速度太差了……,也就是我,换成一个有心有肺的人,可能自尊心都受不了了吧。我没有回头,恩了一声,其实那一刻自己的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我真没用』的 感觉的。

时光容易把任何事情抛,转眼我在这里已经工作半年了,各种原因,没留下什么积蓄也没学会什么技能,只有6个月积攒下来的懊悔和每天加班到深夜缺少睡眠的精神在恍惚。

今天是周六,当然了,自从毕业开始,我几乎就是每天加班,如果是在毛主席时代,这样拼命干活的人可能还会过的好点,可是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看结果的社会,你加班你活该,因为没人让你加班啊。是啊,没人让你加班,可是为什么每天好像很累,时间好像都不够用,但是想想其实并没有做什么,这种没有成就感的效率也是自己抹不去的伤啊。

话说回今天,积攒了一周的衣服和鞋都洗了,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锁门,屁颠的来到单位,零星的几个人再加班,我就小声的问好,他们好像没听到,然后我假装没说一样溜进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打开网页,打开没写完的文档,打开系统后台,看着熟悉的事物但是却没有明确的计划说下一步要做什么,好像所有事情都是当时来想,当时来做,当时想不出来就一直耗时间。

由于长时间处在一种低效率状态,现在有点无法自拔的赶脚,坐在座位上,心里特别不踏实,看着笔筒里的笔插得满满但是几乎都用不到;看着新买的厚厚一打A4纸还没有拆封,说好要画画的;看着昨天倒满的一杯开水,到现在也还没喝完;是生生活哪里不对劲,还是自己出了问题。

晚上自己吃饭,火锅这种食物真的不适合一个人吃。回到单位领导也在,他问昨晚跟你说的东西准备好了么,我苦笑,摇头,他说明天早上十点前给他,我说恩。

过了一个小时,同事都下班了,看着空空的办公室大厅,心里更不踏实了。我带上泳衣直接奔向了不远的游泳馆,因为知道那里有一个游完泳可以汗蒸的桑拿房,想去那里大汗淋漓,试试能不能把身上的乏力和抑郁的心情排解掉。

晚上8:20,游泳馆零星的几个人在游泳,教孩子练游泳的一家三口、自己练习蝶泳的帅哥还有角落里闲坐打扫卫生的大爷。

我把脚试探的点了一下泳池里的水,有点凉,于是没能下去,没出息的跑去桑拿房直接蒸了起来,三遍之后,已是面红耳赤,出来的一瞬间那凉爽……

好不容易全身浸入水里,突然也不觉得凉了,慢慢的游起来,其实我只会蛙泳,小时候自学的,当你在静静的水面上划开,用力一蹬用手一划,向前进的一米就像是你的一天,每一天为明天,就这样从这头游到那头,说是反复,其实也是人生的不同阶段,因为你还是会累,累了还是会休息,你就这么游着,直到你累了,满足了,想走了。

游泳就像自己的人生,它是不完整的,它是一次体验,只是不完全。对于自己而言,人生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出生后的几年你几乎没有意识去感知这个世界,而当你死的那一刻,可能你还有未竟的 事和人,只是没有时间了。

既然人生就是没有结局的,那么我只能努力把戏演好,到时间截止的那一刻,可以让别人以为相对完整。

像我很久之前对自己要求的一样,每天写日记,每天画画,每天反思,每天要成长,要记录,要反复,要知道今天怎么样明天怎么过,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好了,说了这么多,重要的还是做。

那天阳光正好,你们未老,我还小!

你笑的时候不是在笑,你哭的时候也不是在哭,你不是感情丰富,你只是孤独无助。

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闲聊着微信,案头是打开的电脑和未完成的EXCEL。我不知道每天身上那股颓废劲头是哪里来的,也不清楚如何像阳光下花朵一般干净的生活;我像没了腿的鸟儿无法着地又身心具疲,像一只矫情的狗在院子里树荫下走来走去。

突然收到一条推送,《再见,爸爸》,是和菜头的微信文章,许久没有更新的他,原来是生活里增添了牵挂。

他说,他父亲给予了他对北方最早的记忆,让他在很多年前就相信,一定会回到北方,再次 看到雪花 洒落在自己的棉袄上。

我禁不住想,童年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没忍住的撒尿;少年我们一起造船,铁皮折成的模样,泛在河里漏水,满心欢笑是我最深的回忆;在整个叛逆的青春期,他像无缘无故的缺席,我们没有吵闹没有分歧也没有相互抵触的言语,偶尔闲聊几句,好像在提醒对方,我的生活里有你。

他是个坚强而软弱的人,因为他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学不会世故。那年我脸部严重烧伤,几个月的治疗中他没说过话,一次看他转身背影,前面镜子里是他抹掉眼泪的神情。这个言语不多不会教说的父亲,在那么几个不经意地时刻被深深的铭记了。

刚才老妈微信说晚安,我像往常一样说,知道了。
细想一下,自成年离家读书到现在工作,每年我回家都不超过5次,这些年好像没要求我做过什么,我就像一个嘴上的孝子,可是我什么都没做过。

我又 回想起小时候,坐在别家墙角,看他们回来冲我微笑,那天阳光正好,我还小,你们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