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小时候

那天阳光正好,你们未老,我还小!

你笑的时候不是在笑,你哭的时候也不是在哭,你不是感情丰富,你只是孤独无助。

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闲聊着微信,案头是打开的电脑和未完成的EXCEL。我不知道每天身上那股颓废劲头是哪里来的,也不清楚如何像阳光下花朵一般干净的生活;我像没了腿的鸟儿无法着地又身心具疲,像一只矫情的狗在院子里树荫下走来走去。

突然收到一条推送,《再见,爸爸》,是和菜头的微信文章,许久没有更新的他,原来是生活里增添了牵挂。

他说,他父亲给予了他对北方最早的记忆,让他在很多年前就相信,一定会回到北方,再次 看到雪花 洒落在自己的棉袄上。

我禁不住想,童年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没忍住的撒尿;少年我们一起造船,铁皮折成的模样,泛在河里漏水,满心欢笑是我最深的回忆;在整个叛逆的青春期,他像无缘无故的缺席,我们没有吵闹没有分歧也没有相互抵触的言语,偶尔闲聊几句,好像在提醒对方,我的生活里有你。

他是个坚强而软弱的人,因为他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学不会世故。那年我脸部严重烧伤,几个月的治疗中他没说过话,一次看他转身背影,前面镜子里是他抹掉眼泪的神情。这个言语不多不会教说的父亲,在那么几个不经意地时刻被深深的铭记了。

刚才老妈微信说晚安,我像往常一样说,知道了。
细想一下,自成年离家读书到现在工作,每年我回家都不超过5次,这些年好像没要求我做过什么,我就像一个嘴上的孝子,可是我什么都没做过。

我又 回想起小时候,坐在别家墙角,看他们回来冲我微笑,那天阳光正好,我还小,你们未老。

弱者

作为个体生命,人最伟大的一个方面就是“回忆过去”了吧。在看不清未来的时候回想一下过往总还是能得到一些参考。
别人都说我小时候很乖,慢慢的自己也信了,只是在90年代的后几年里还是做了几件不乖的事。

那时候的小孩很少有机会缠着大人买好吃的,生活在大农村的郊区物质匮乏每天几毛钱的零花买几块泡泡糖算是不错了。但好在那时候的满足感很少是用钱能买得到的,无知无畏的童年就那么悄悄的进入了单机游戏模式(局域网、免费正好和成人世界相反)。

那时候身边总有小伙伴,不论你做的事情对或者不对,虽然他们也会在闯祸后一哄而散,而且回家后都说没做过,虽然我相信那样的年纪分不清那样的是非,有时候还是父母说的对。

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闻香识女人》中阿尔.帕西诺饰演的弗兰克中校对高中生查理说:孩子,你没有出卖朋友,这是值得自豪的。

小孩子懂什么,他们的概念里没有对忠诚的定义,只有高兴和害怕这些简单的情感,甚至连偶尔表现出来的怀疑都那么的不纯粹。在这种闯祸的时候成人世界的味道瞬间弥补了孩子幼稚的判断力,你就说你刚才在家玩没出去,你就说你去了但不是你干的,你就说是谁谁谁带头的他年龄最大。。。。

虽然一不小心点火烧了半个村子的柴火,虽然一不小心趟平了人家两亩地待收的麦子,虽然不小心将砖头扔进别人家的油漆桶,虽然出于好玩将花圈扛去了姥姥家。。。

当初明明没有推选我做老大的程序,怎么就成了跟着我闯祸了呢,说好的有祸同担呢。小孩子虽然单纯,但他们的话还是不能随便相信啊。如果上天再给我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做一个独行侠,在有限的童年里自己捉鸡自己吃,自己挖白薯自己烤,自己爬树掏鸟蛋,自己捕蛇,自己捉青蛙,自己采桑葚,自己打枣,自己捕鱼,自己找秘密的地方,自己看喜鹊在房前鸣叫心想有好事当头一定不要告诉小伙伴……

但是这样真的好么,没人分享的快乐快乐么,没人分享的悲伤才是真的悲伤吧。

看我做过这些不乖的事,你一定觉得我是个捣蛋的小破孩儿,其实我倒希望自己真的是这样一个无知无畏的孩子并且一直这样长大成人结婚育子然后老去最后刻上一句倔强的墓志铭:等我回来。但有些人的性格就是那样的矛盾,或许是让自己不理解。

二年级的时候同班的一个女孩子把我叫到学校角落,忘了她说什么也忘了她为什么说,只记得一只瘦长的巴掌糊在了我脸上,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可能这辈子我就这么衰,吃了些莫名其妙的亏。

三年级的时候,一个女生给我的纸条还没来得及看,放在家里被打扫房间的老妈捡到拿去质问班主任(小学三年级,我理解她的心情),班主任找她谈话,然后找我谈话,然后我说了这辈子最不负责任的一句话:纸条是她写给我的,我还没看,(这件事我没什么印象了,但我觉得传纸条肯定是互相的,我一定也给那女孩写了纸条,但是我想不起来了)后来到高中我们都一起上学,我知道她一直喜欢我,在高中的时候她托人转给我一封信,内容记不清了,也没以为然,不是那女孩不好,只是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我一直这样安慰自己,但是现在回想那只是一个弱者的自卫宣言,什么都意味不了。

还有一件糗事,大概一年级吧,有一次肚子不舒服,上课时没忍住,真的是没忍住,一不小心把屎拉在裤子里,当时是上午第二节课,我本可以跟老师说,然后回家换衣服的,但是我没有,我没有!这就意味着我还要在默默坚持一节课的时间,那是一个冬天,阳光从杨树枝间挥洒过来,暖暖的照在地上。我贴着墙根一步一挪的走到门口,然后坐了下来,坐下了啊,你知道坐在一滩亲手拉的屎上是什么感觉么,我知道,是无助。恨恨的看着门外,我明明可以一溜烟跑回家的,一个小破孩子谁会关心你请假还是没请假啊,我看着大门外敞亮的街道,想象着有一只猪朝东北偏北的方向奔跑,然后上课铃响,我贴着墙根一步一挪的走回教室上第三堂课,多亏了那时候是冬天,多亏了那时候穿的是棉裤。。。

我不知道那时候,是一种执拗的坚持还是一种软弱,或许只是不聪明,根本想不到如何解决。

长大了,那点倔强也没有了,成了彻底的弱者,自己可怜自己。
有时候明明比谁都相信一个拳头过去就能证明自己是个男人,可偏偏自以为是的理智说服了不执着的自己,自己也愿意相信那是人文之美,那是素质,那是现代社会人人都该有的样子,但有时也不得不承认,其中多少掺杂了些软弱。

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这就是弱者。

小时候

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村里池塘洗澡,被鲤鱼咬了小JJ……

醒来觉得好笑,看着青白色的蒙蒙亮驱散黑夜从窗打进来,我想起了小时候。
那年五岁,知道钱可以买好吃的,我翻出床脚被子下妈妈放着的一张钱拿去小卖部,阿姨,我要这个还有这个……我用手扒着柜台勉强看到上面的巧克力和奶糖。阿姨接过钱,看看钱又看看我,你自己来的么?她问,我点头,满眼的期待,然后扒着看那些糖果。小朋友,你先回去吧,她突然说,回头让妈妈带你来买吧,声音里掺杂着温柔和强硬。我模糊的记得,当时她的表情像是“怀疑”!

后来我知道那是当时面额最大的钞票,而我是个四周岁小孩儿……

六岁那年,我学会游泳,也谈不上学,反正在池塘里扑腾扑腾就到了淹不死的水平。那时候的池塘被承包来养鱼,池塘边没有垃圾,里面生满水藻,鱼食水藻而生,我们可以在里面游戏,阴天时“翻坑”鱼泛着肚白漂在水面上,当时不知道是因为雨天气压低缺氧所致,以为死掉的不干净,从来也没捞回家吃。同年,学会了骑车,这个要比游泳难一点,要把自行车推到高坡上然后从上面滑下来,反复十几次以后就可以打半轮的在平地上狂野了。

那时候的水干净,风干净,心也干净,所以学什么都快,不像现在……

七岁那年,爸爸用一张大铁皮做了一个大铁盒子,放在池塘里漂着,三个人都上去水会往里面溢,我们爷仨一边用手划水一边用盆子往外掏水,如此在池塘里待了一个晌午,阳光晒的后背干疼心里快乐的像花儿一样。后来有了小霸王,有了旱冰鞋,有了种种,但依然觉得那年“水上泛舟”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时光,最快乐的小时候。我爱我的爸爸,虽然他没能给我更多,但是他给的童年的快乐,拿什么我都不换。

自己把自己整哭了……

还记得小时候妈妈骗我的那些话?

小时问过父母这样一个问题!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妈妈回答说:是捡来的!

妈妈骗我说:“外面背着背篓的收破烂的人会把不听话的小孩子背走”。

妈妈骗我说:“暑假带你去***玩哈...”。其实我妈不是骗我,她当时真想,但是她总是说话不算数...

妈妈骗我说:“吃到米饭里的小砂子会死。” 有一天我不小心吞了,真的闭上眼睛等死。

妈妈骗我说:“西瓜子会在肚子里面发芽的~~~~”

妈妈骗我说:“压岁钱都给我… 将来给你娶媳妇用….”

妈妈骗我说:“吃耳屎会变哑巴”。我现在一度都很想试试吃耳屎会不会变哑巴…啊!!!还是不敢.谁试过。

妈妈骗我说:“你不听话就会给马毒毒抓去”(到现在都不知道马毒毒是啥。。。)

我妈曾用洗衣机的发票骗我说是存折,我仔细保存那张存折 直到上学认识字 才把它扔了

我小時候一不聽話我媽就說火車站有收孩子的

想起来小时候我妈一本正经的指着电插板对我说:
“这个里面有电马虎”
“电马虎是什么?”
“电马虎会吃人,可厉害了!”
“……”
不过后来还是用小手指抠了一次——麻~.

其实每个刚做妈妈的人都没有受过这方面的教育,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孩子的问题。因为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子女前,孩子就出生了;到了现在,很多人也是一样……重复犯老一辈的错误..

那些您曾骗我的话我都不觉得是谎言,反到觉得有那样的童年很幸福。

记得您打过我,就一次,因为我掉进冰窟窿差点淹死;我记得您骂过我就一次,因为我拿了别人家的东西;中考前您说你考不上高中就不要读书了,做买卖挣钱去,结果我没考上,您花钱托人给我办的高中择校。您说希望我能考上大学光宗耀祖,最后我落榜了;您用一个暑假的时间劝服我去重修,高考前一夜我哭了。现在马上要大学毕业,也许又要让您失望了……。这么多年只是觉得自己欠您太多太多,穷其一生也无法偿还的爱。也终于明白一味的在愧疚中徘徊不能做任何改变,只有重拾对生活美好的憧憬才会柳暗花明。

妈妈,明天就是母亲节了,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写这些,也许是想家了;记得小时候您曾骗我说:“长大以后会很幸福”,可是现在我能忆起的幸福全在小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