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爸爸

那天阳光正好,你们未老,我还小!

你笑的时候不是在笑,你哭的时候也不是在哭,你不是感情丰富,你只是孤独无助。

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闲聊着微信,案头是打开的电脑和未完成的EXCEL。我不知道每天身上那股颓废劲头是哪里来的,也不清楚如何像阳光下花朵一般干净的生活;我像没了腿的鸟儿无法着地又身心具疲,像一只矫情的狗在院子里树荫下走来走去。

突然收到一条推送,《再见,爸爸》,是和菜头的微信文章,许久没有更新的他,原来是生活里增添了牵挂。

他说,他父亲给予了他对北方最早的记忆,让他在很多年前就相信,一定会回到北方,再次 看到雪花 洒落在自己的棉袄上。

我禁不住想,童年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没忍住的撒尿;少年我们一起造船,铁皮折成的模样,泛在河里漏水,满心欢笑是我最深的回忆;在整个叛逆的青春期,他像无缘无故的缺席,我们没有吵闹没有分歧也没有相互抵触的言语,偶尔闲聊几句,好像在提醒对方,我的生活里有你。

他是个坚强而软弱的人,因为他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学不会世故。那年我脸部严重烧伤,几个月的治疗中他没说过话,一次看他转身背影,前面镜子里是他抹掉眼泪的神情。这个言语不多不会教说的父亲,在那么几个不经意地时刻被深深的铭记了。

刚才老妈微信说晚安,我像往常一样说,知道了。
细想一下,自成年离家读书到现在工作,每年我回家都不超过5次,这些年好像没要求我做过什么,我就像一个嘴上的孝子,可是我什么都没做过。

我又 回想起小时候,坐在别家墙角,看他们回来冲我微笑,那天阳光正好,我还小,你们未老。

小时候

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村里池塘洗澡,被鲤鱼咬了小JJ……

醒来觉得好笑,看着青白色的蒙蒙亮驱散黑夜从窗打进来,我想起了小时候。
那年五岁,知道钱可以买好吃的,我翻出床脚被子下妈妈放着的一张钱拿去小卖部,阿姨,我要这个还有这个……我用手扒着柜台勉强看到上面的巧克力和奶糖。阿姨接过钱,看看钱又看看我,你自己来的么?她问,我点头,满眼的期待,然后扒着看那些糖果。小朋友,你先回去吧,她突然说,回头让妈妈带你来买吧,声音里掺杂着温柔和强硬。我模糊的记得,当时她的表情像是“怀疑”!

后来我知道那是当时面额最大的钞票,而我是个四周岁小孩儿……

六岁那年,我学会游泳,也谈不上学,反正在池塘里扑腾扑腾就到了淹不死的水平。那时候的池塘被承包来养鱼,池塘边没有垃圾,里面生满水藻,鱼食水藻而生,我们可以在里面游戏,阴天时“翻坑”鱼泛着肚白漂在水面上,当时不知道是因为雨天气压低缺氧所致,以为死掉的不干净,从来也没捞回家吃。同年,学会了骑车,这个要比游泳难一点,要把自行车推到高坡上然后从上面滑下来,反复十几次以后就可以打半轮的在平地上狂野了。

那时候的水干净,风干净,心也干净,所以学什么都快,不像现在……

七岁那年,爸爸用一张大铁皮做了一个大铁盒子,放在池塘里漂着,三个人都上去水会往里面溢,我们爷仨一边用手划水一边用盆子往外掏水,如此在池塘里待了一个晌午,阳光晒的后背干疼心里快乐的像花儿一样。后来有了小霸王,有了旱冰鞋,有了种种,但依然觉得那年“水上泛舟”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时光,最快乐的小时候。我爱我的爸爸,虽然他没能给我更多,但是他给的童年的快乐,拿什么我都不换。

自己把自己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