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想

2016,祝好。

不知道是歌太好听还是夜景太美,走着走着心里就涟漪了,喉咙就哽咽了,眼底竟潮湿了;车灯行人晃过,带走的是一幕幕那天初见,微风寒意耳畔,裹挟的是一个个还在身边;

昨天遇见一小孩儿说自己表达欲旺盛,那你就可劲儿说吧,然后就听了两个小时,临走送他到门口,两个人就很自然的笑着

那天我说自己有点儿矫情,姜说如果连矫情都不会活着还有意思吗!口吻出奇的像浅井,就是当所有人都否认你的时候她会把现实扭曲来附和你的情绪,那是种破壳儿的人格

兵荒马乱的一年就这么潦草的走完,欲说还休的你好都被提前回复了再见,能留下来的不是回忆,都是更好的明天。

闺女,干啥呢?
儿子,想妈了?

只一人懂,就这样挺好的

2016年的心愿……

愿得一人心,可劲儿碎……
愿得一笔钱,可劲儿造……
愿得一知己,可劲儿耗……

2016,祝好。

那天阳光正好,你们未老,我还小!

你笑的时候不是在笑,你哭的时候也不是在哭,你不是感情丰富,你只是孤独无助。

窝在床上,摆弄着手机,闲聊着微信,案头是打开的电脑和未完成的EXCEL。我不知道每天身上那股颓废劲头是哪里来的,也不清楚如何像阳光下花朵一般干净的生活;我像没了腿的鸟儿无法着地又身心具疲,像一只矫情的狗在院子里树荫下走来走去。

突然收到一条推送,《再见,爸爸》,是和菜头的微信文章,许久没有更新的他,原来是生活里增添了牵挂。

他说,他父亲给予了他对北方最早的记忆,让他在很多年前就相信,一定会回到北方,再次 看到雪花 洒落在自己的棉袄上。

我禁不住想,童年骑在爸爸的脖子上,没忍住的撒尿;少年我们一起造船,铁皮折成的模样,泛在河里漏水,满心欢笑是我最深的回忆;在整个叛逆的青春期,他像无缘无故的缺席,我们没有吵闹没有分歧也没有相互抵触的言语,偶尔闲聊几句,好像在提醒对方,我的生活里有你。

他是个坚强而软弱的人,因为他吃过很多苦,但是仍然学不会世故。那年我脸部严重烧伤,几个月的治疗中他没说过话,一次看他转身背影,前面镜子里是他抹掉眼泪的神情。这个言语不多不会教说的父亲,在那么几个不经意地时刻被深深的铭记了。

刚才老妈微信说晚安,我像往常一样说,知道了。
细想一下,自成年离家读书到现在工作,每年我回家都不超过5次,这些年好像没要求我做过什么,我就像一个嘴上的孝子,可是我什么都没做过。

我又 回想起小时候,坐在别家墙角,看他们回来冲我微笑,那天阳光正好,我还小,你们未老。

如果辞职了,我还能做什么?

北方的十一月正是潇潇落木漫雪飞舞,突然冷下来的北京也让人觉得更加孤独,走在满是积雪的马路上看着臃肿的人群,一个人游荡在夜里长街,十字路口都是谄媚的绿和粗俗的红。

如果你不看日历都难发现已经在这个繁华的城市生活了这么久,久到忘了为什么来,久到没想过什么时候离开。

我租住的地方离单位三公里,每天早晚步行上下班,从不间断;别人问起就说是锻炼,而且每天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晚上徒步回家恰好舒展筋骨,这是一个理由,还有一个是因为晚上一个人走在静静的马路上可以想很多事,比如今天过得好不好?你的梦想是什么?那谁又生你的气了!怎么缓解压力?是不是自己不够好?是不是自己不够努力?……此时望向夜空的星星都像波多野结衣的眼睛

生活每天都像电影一样重播苦和乐,时间久了,自己也麻木了,现在每天起床上班比别人早两个小时,路上只是听歌走路什么都不想;现在每天晚上加班回家都比别人晚五个小时,路上只是听歌走路什么都不想;这样的节奏已经持续了半年,所有的所做的都好像成了习惯、别人问我为什么,我只是回答别想太多。其实当你无能为力的时候,想又能如何!

无能为力只是托词,就好像你掉进了陷阱,你怪猎人,而他只觉得你傻!而实际上你不是傻,你是熊。当你面临窘境或困难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教你如何摆脱困境,却很少有人告诉你如何绕开陷阱。

在井边和井里面简直是两种相隔一百万光年的心情,他人笑你像只熊,你笑他人看不懂;这种站在两个空间对话的沟通谁特么能懂啊。

所以我就感觉自己被困在生活和工作里,这是一种长时间努力产生的焦虑,它就像每天早上的起床气一样挥之不去,就像深夜加班的哈欠一样连续。我终于感觉自己像是病了,这种病不是好好睡一觉就能好的,可能需要换一种心情,甚至换一个环境,对,于工作而言,换一个环境不就是辞职么

很多人走不出焦虑就会选择逃避,可是没有人能保证你是不是从一个窘境跳进另一个陷阱。那么,我该怎么办,我开始摇头,我开始晃脑,我开始对身边的人不好,我开始幻想那些暂时的得不到,我开始觉得所有的曾经都不重要,我开始认为你的微笑并不是多么美好。

我特么又开始矫情了,人家说矫情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想是的

现在,我不想辞职了,因为如果我辞职了,我并不会变的更好,甚至更糟,我只需要换一种与工作无关的心情,或者换一种与工作无关的场景,也许我可以谈一段恋爱,也许我可以在网络上找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宣泄不好的心情,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就像你看不懂的这些,就像没人知道我的所思所想和所有的心结。

如果我辞职了,我还能做些什么?
也许是再找一份类似的工作
也许是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
也许可能有很多
也许凑合的过

可是,人生不能假设
不要想太多,尤其是那些还没发生的

还有,文不对题我是故意的哈哈哈哈

晚安

生活愉快吗?

生活愉快吗?
一位朋友问,
我说:
北京的树和人,
都那么挺直腰杆地生活着……

她说:
哎嘛,
我去,
你可拉倒吧!
昨天
你还说
加班
导觉
休息不好,
昨晚(省略两个字)
腰疼取消

送上门的P都不Y,你得累成啥样儿啊

🐶汪🐶汪🐶汪~😂

都特么赖你傻!

屋檐下躲雨,小河边扶柳,夕阳下奔跑,什么时候可以变成:屋檐下躲雨等你,小河边扶柳谈心,夕阳下奔跑打闹;

=============================胡言乱语分割线====================================

小时候我妈也和麦兜他妈一样,觉得我不是傻,只不过是善良;随着时光特么葱葱,草肥羊,也肥了善良和心肠,你所有的没关系换不来所有的对不起;可所有的你愿意都只是活该你愿意;

人生就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葬礼,越是刻意获取,越是得不偿失;越是无心插柳,越是一树梨花;

在少有人在意细节之外,车、路、树木;楼房、旅馆、电线杆;都是看上去的样子,远了看色彩斑斓,近了瞧粗糙不堪,还有显示器上的灰,都拖了两个月了还是没擦。

如果不相欠,便可不相见;不愿被一枝半节挂念,更不想背着昨天走远;在她说没有我你怎么能生活好的日子里一个人干净利落;在你说大米你家可真乱的那一刻觉得这又是一个四月儿。

布吉岛为啥昨晚的夜空特别晴,视线穿过树梢盯着月亮,薄云掠过浅浅的透明色,那羞涩,像首唱不出心里哼唱的歌。

还有品牌组那几个流氓,嘻嘻闹闹像群孩子,我跟在后面像小时候的父母,眼急手快心疼着他们说,慢点儿跑别摔着,慢点儿笑,别噎着,

慢点儿生活,时光正好

如果有一天你再不敢用手抓:
蟑螂
螳螂
蜘蛛
蚯蚓
毛毛虫
小耗子

再不敢一把薅住女孩儿的辫子
再不敢把抠完鼻屎的小指放嘴里而是大拇指扣住biū~的弹飞

说明你离童年已经很远了~

我看着当年淹死人的小河如今流过脚背,看着爱过的姑娘挽着别人的新郎,看着漫飘的柳絮、拥堵的车和街头美女轻咬的下嘴唇…

时光又特么葱葱,在这个你爸不帅你也可能很帅,你妈不美你就一定不好看的城市,我们曾经背靠背,搭乘同一班地铁,在同一间歇脚喝咖啡,拿起放下同一本想看未看的书,抱怨同一种窘迫,体味相似的无奈,然后各自生活

我说,妈,都赖这时光葱葱;我妈说,都特么赖你傻。

2015年希望有条狗,取名叫大米的幸福

已过凌晨,真正的2014年最后一天了,虽然对宿命有种天生的不敏感,但这深深的夜,撕扯的风,冷暖自知的窗户,把手放在上面才觉得幸福它隔着玻璃啊,

墙上透明色的笔袋兜着从淘宝二手买来的40多根据说是进口的2B、3B、4B的素描铅笔,只是一根没动过;新买的一打A4纸也安安静静的躺在几本翻开又合上看了几次却怎么也看不完的书下面,突然都替它觉得负重难耐;想它一定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了。嗯,若果还能承诺的话,2015年一定让它废了那些铅笔。

一直被时间推着走,到了下一个钟头,掰着手指数完60分,然后自动跳转到下一个钟头,不用别人教,自己已经在掰手指了。。。可那么努力的数也赶不上它跳动的节奏,时间久了竟然不知道为什么数也忘了数到了多少。

昨天早上赶地铁,入站口一排栏杆中间窄窄的缝,有个美女硬生生挤过去了,那个瞬间感觉一个美好的画面不美了。到东单换乘一号线的时候,转站大厅一个年轻小伙子在报亭旁边刺啦一声把栅栏掰开窜过去之后,迅速的掏出手机佯装无事的慢慢朝站台走去。看到整理报纸的阿姨看着那男生背影时定格的两秒中发觉人就是这么让人印象深刻的。

今天等了三趟地铁没上去,后面一小女孩儿不顾排队人的怒视执意站在中间地铁门前,可惜第四次她也没挤上去,站前面一美女跟她理论说:别人都排队,你这样不好;小女孩儿回头差点把嘴撅到鼻子上说:那我不也没上去么。。。(多么牛逼的强奸不成就不算强奸的逻辑啊),像这些时候,大多数人都不会说什么,不是这事儿值不值得说,而是所有的道理都差不多,只是你明白了你明白和你不明白的区别;

我希望,
在自己熟悉的城市。
无论走到哪个角落,
一公里内都有让人感动的事情发生,
每一个人的脸上,
都不再是那种学不会的笑容,

每当可怜眼睛总看到不干净的东西时总想起这些年每次离家,以前是上学现在是工作,还未踏出家门妈妈便问钱够花么,给你拿点钱!刚迈过门口又问,什么什么和什么都带了么,什么什么和什么要不要再多拿一点。。。那时候总是不明白她怎么能惦记着那么多琐事;自初中离家后每年生日前一天晚上妈妈肯定会来一通电话叮嘱第二天早上要吃鸡蛋中午要吃面条。。。多年过去,这些仿佛都成了她的习惯,也成了自己生活窘迫时的小安慰。

如今到村口赶长途,跟她说您回去吧,她说好,你看着她就那么走远,那头也不回的温柔。

毕业同学录上的一句话:也许我只是你上课时偶尔粘在身上的粉笔白

那时我们有笑声
关于别人,关于自己,
关于路边小猫和小狗的打闹
如今我们深夜思念
看着窗外
全是自己单薄的身影

也许明年今日的自己,白天是个打杂的,晚上是个梦想家,偶尔来这博客,住在天朝帝都,有条狗叫做大米的幸福。

hello world 2015

也许这是2014年最后一篇文章,感谢所有

每天就那么过,少有人关心指缝在风里的感觉,像时光划过,留下了很多东西,唯独少了你和你的温柔。多希望叶落寒风里有你依偎在一起,多怀念那一年花开,你站在阳台唱歌还有回头的微笑。当话少了,不常笑了,离家远了,慢慢的才发觉,能让自己感动的,才是对的。

又是一不小心就把整个2014给挥霍完了,得与失,好与不好自己心里清清楚楚,没有列个清单的必要,有时候你失去那么多也只为求得一样安慰,但如果得到了太多便很难记得曾经失去的什么。

那失去的,都还记得。

生活了那么久其实哪里不好别人都已经告诉你了,你就是缺那么点魄力,当别人说你哪里不行的时候,你就行给他看看,别人以什么前提来小视你,你就重建自己的前提来击垮它,片甲不留

你不是总以为自己牛逼么,给大家看看啊你倒是

痛苦,贫穷都是自然灾难。上天做主,谁也没法反抗,但是上天也赋予我们智慧让我们解决问题。有些人是带着目的出生的,他们活该要为生计而奔波,活该要为舍不得、离不开而苦恼,活该一辈子体会不到被人尊重被人惦念的感觉,相信我,人过了一定年龄之后是不会变了,我们在忙于自己目的的时候,生活依然。

刚才给老妈打电话,突然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了,
那个妈妈的小宝宝是什么时候变成了寂寞的老男孩儿了。

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刚才花了800多买了个后缀.fm的域名,在支付宝付款栏点击确认的时候心在滴血,想是不是玩的有点儿奢侈啊。

也许今天早上起床用错脚了,心情很差。

这世界上有别人

做好事的时候还是想着这样做可能会有好报,或者有一天也会遇到像自己一样的人,实在不行就当积德早晚有一天生活开眼了也能轮到自己变得顺心一点儿,不然我们行善是为了什么啊,为心安?那么一点点付出换回来的“安”能在心里留多久啊,再说,不是为了让任何事情有些许的改变而只是贪图那廉价的优越感未免有点太自私了;有时候说服自己不去做一件事儿比劝说别人去完成同一件事儿要难得多。因为需要克制的情感往往很强烈,也很诱惑;极少有人会克制自己施舍的欲望,因为不予人才是本性,不用克制的施与必有所图,即便是那点我同事听马云说的:你捐款不是给别人捐款,你捐10块和捐10000块受灾的人根本感受不到,但是你自己可以感受到,你的心情会变得不一样,会有点心安或是小小的成就感。

嗯,我是贪图且只能贪图那点心安的穷人,有时候都搞不清楚当自己还再贫困线挣扎的时候哪来的勇气往别人口袋里扔硬币。可能是太穷了,再穷点也不差吧。

不求回报的好人好事是最自私的,因为他只为自己暗爽不顾当事人假意要报答他的心情留给现实一个生冷的问号,无人解答。如果有回报就不一样了,他们会在施与被施之中乐此不疲,用时间来融化现实的耐性,给所有人一个要微笑着面对生活的理由,虽然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这不是一个单纯的内心世界,这世界上有别人,还有很多你没见过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可以让你笑也能让你哭,看,多可怖啊。

时光抹不去的,都是要再见的

前两天我心血来潮,充了一个月的QQ会员,然后用会员才能用的功能——好友克隆将老号上的好友都克隆了,之后的一天里基本上是这样的对话:你换新号啦?怎么换号啦?以前的号还用么?你为什么换号啊?……当然也有不这么无聊的。小戴是以前单位的同事个子不高,确实是不高(一米五六),人很好,寒暄了几句,我问他,高泽还在那里么,嗯,现在你还认识的就剩我跟高泽了。

高泽,前年19岁的大男孩儿,个子也不高但皮肤白净,笑起来牙齿齐而泛黄,浅浅的酒窝,眼睛眯成缝。可能我骨子里也像个小孩儿的性格,在那儿工作的半年里我俩一起干活,一起逛超市,一起洗衣服床单,一起上网看电影扯皮到深夜不睡;好歹那也是一段劳累但充实的旧时光,让人回忆起来有种不知何去乐在今朝的感觉。

还记得那天,阳光照进屋里,尘土在那光中飘动像是水里的浮游物慢慢躲进暗角儿。高泽一个劲地在地上蹭鞋,刺啦直响,我问,你干嘛呢!这样不就把鞋搞坏了么。他喘着气,说,就是要弄坏它,然后换新的啊,说着胳膊一甩,脚下一使劲儿,阳光里的粉尘都被搅和的翻腾了,那土腥土腥的味道用手捞过一把都能把人呛得窒息。

“活着真没意思”他停下来,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躺下,胳膊向两边放开成一字,眼睛直直的看着屋顶,在我身后叹息着说。那如果死了,连这点没意思的心情都体会不到了呀,我吃着泡面,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没看他表情,这种闲扯没人会放心上。接着,他没说话,我也没说什么了。

感觉像是过了那么一会儿,他又说,我死过一次,初中的时候,跟同学扭逗被他掐住脖子,一口气没上来,晕过去了。当时他在我身边一个劲儿的喊,能听到,但就是动不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浑身特别舒服。是不是感觉世界都是新的,我插嘴说。恩。既然那么舒服要不要再来一次!不要了,万一醒不过来就真的挂了。说着,他起身抢过我手里的康师傅酸菜牛肉面,给我留口汤喝,一边吃嘴里一边咕哝着……

如今,那些打磨过我们内心的人都随时光走远了,曾经半路相遇,有过几天闲散日子,在心里存个念想怕总会有那么一天在茫茫人群中看你一眼又看一眼,好久不见。

想想真的是有好多人,都随随便便的离散,甚至只记得你的脸却想不起那名字。

也许,时光抹不去的,都是要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