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记

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2015年12月12日

趁着还有1个小时,赶紧写点什么,毕竟这是一年一次的双十二。

关于写东西这件事我是不擅长的,甚至连盲打敲键盘我也是刚刚学会,就像几个月前,领导来座位,一边跟我说一边让我记下的时候,我手在键盘上就像摸着一块冰,一抖一抖的打字都不利索。

他说,你快好好练练打字吧,你这打字速度太差了……,也就是我,换成一个有心有肺的人,可能自尊心都受不了了吧。我没有回头,恩了一声,其实那一刻自己的心里也是有那么一点说不出的『我真没用』的 感觉的。

时光容易把任何事情抛,转眼我在这里已经工作半年了,各种原因,没留下什么积蓄也没学会什么技能,只有6个月积攒下来的懊悔和每天加班到深夜缺少睡眠的精神在恍惚。

今天是周六,当然了,自从毕业开始,我几乎就是每天加班,如果是在毛主席时代,这样拼命干活的人可能还会过的好点,可是现在这个社会是一个看结果的社会,你加班你活该,因为没人让你加班啊。是啊,没人让你加班,可是为什么每天好像很累,时间好像都不够用,但是想想其实并没有做什么,这种没有成就感的效率也是自己抹不去的伤啊。

话说回今天,积攒了一周的衣服和鞋都洗了,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然后锁门,屁颠的来到单位,零星的几个人再加班,我就小声的问好,他们好像没听到,然后我假装没说一样溜进自己的座位。打开电脑,打开网页,打开没写完的文档,打开系统后台,看着熟悉的事物但是却没有明确的计划说下一步要做什么,好像所有事情都是当时来想,当时来做,当时想不出来就一直耗时间。

由于长时间处在一种低效率状态,现在有点无法自拔的赶脚,坐在座位上,心里特别不踏实,看着笔筒里的笔插得满满但是几乎都用不到;看着新买的厚厚一打A4纸还没有拆封,说好要画画的;看着昨天倒满的一杯开水,到现在也还没喝完;是生生活哪里不对劲,还是自己出了问题。

晚上自己吃饭,火锅这种食物真的不适合一个人吃。回到单位领导也在,他问昨晚跟你说的东西准备好了么,我苦笑,摇头,他说明天早上十点前给他,我说恩。

过了一个小时,同事都下班了,看着空空的办公室大厅,心里更不踏实了。我带上泳衣直接奔向了不远的游泳馆,因为知道那里有一个游完泳可以汗蒸的桑拿房,想去那里大汗淋漓,试试能不能把身上的乏力和抑郁的心情排解掉。

晚上8:20,游泳馆零星的几个人在游泳,教孩子练游泳的一家三口、自己练习蝶泳的帅哥还有角落里闲坐打扫卫生的大爷。

我把脚试探的点了一下泳池里的水,有点凉,于是没能下去,没出息的跑去桑拿房直接蒸了起来,三遍之后,已是面红耳赤,出来的一瞬间那凉爽……

好不容易全身浸入水里,突然也不觉得凉了,慢慢的游起来,其实我只会蛙泳,小时候自学的,当你在静静的水面上划开,用力一蹬用手一划,向前进的一米就像是你的一天,每一天为明天,就这样从这头游到那头,说是反复,其实也是人生的不同阶段,因为你还是会累,累了还是会休息,你就这么游着,直到你累了,满足了,想走了。

游泳就像自己的人生,它是不完整的,它是一次体验,只是不完全。对于自己而言,人生没有开始没有结束,出生后的几年你几乎没有意识去感知这个世界,而当你死的那一刻,可能你还有未竟的 事和人,只是没有时间了。

既然人生就是没有结局的,那么我只能努力把戏演好,到时间截止的那一刻,可以让别人以为相对完整。

像我很久之前对自己要求的一样,每天写日记,每天画画,每天反思,每天要成长,要记录,要反复,要知道今天怎么样明天怎么过,时间可以不多,但是要过的清楚。

好了,说了这么多,重要的还是做。

生活就是那半瓶见底的可乐

有些东西要走近才能看清,比如一张精致的脸庞;有些东西要在远处才能明白,比如此刻我想你的冲动;

生活就是那半瓶见底的可乐,你所有的纠结就像是喝不完还不舍得扔。

电影《爱与慈悲》中布莱恩弹了一段钢琴曲,坐在旁边的梅琳达觉得非常好,问曲子叫什么名字,布莱恩习惯性的孥了一下嘴说:没有名字,突然闪现在脑海中的一段旋律,只为你演奏过,现在它消失了。

有一种感觉叫 Just for you,有一种人叫无谓等候。

看完电影,现在已经凌晨2:00,桌上的台灯背着电脑屏幕,光线从身后围过来像是被包裹在里面。我使劲儿眨了眨眼,泪滴蘸湿了睫毛,一层朦胧占据了大部分视线。

窗外马路上呼啸夜行的车,屋内此刻困意十足的我,强打着精神也不知想鼓捣什么。本来今天很早下班,却因为不必要的琐事花费了不必要的时间,然后像往常一样半夜回家深夜睡不着。

 

唯有时间和人心的麻木是不知不觉的

在你以为的朋友最饥饿的那一刻,他会抢走你手中的食物,还是相信你会分给他吃…

一直都明白唯有时间和人心的麻木是不知不觉的,可当你走在雨后的夜路,那掺杂土尘的水,滴入你仰望星空的眼…仍是一阵生疼

所以,别拉低大家的底线,别高估自己的原则,别对号入座……

昨晚加班到深夜,走出公司大楼门口那一刻深深的感到一股冷雨夜的凄凉,秋天的马路,雨后的潮湿,还有心里的灰色。

我像往常一样,3公里步行回家,这样可以让久坐的腰椎、颈椎适当的放松。手机里放着邓紫棋翻唱的《喜欢你》,马路对面的红灯鲜艳的人眼晕,一路上都被小时候玉米地里早上的草腥味道围绕着,在深深的记忆力挥之不去。

快到家时,微信提示有人加我,同意了,看他朋友圈都是二维码,以为是微商,没太在意,毕竟我一个男生也不怕谁骚扰。顷刻,微信提示消息,看是他发了一个二维码附一段介绍文字,大体意思是兴业银行的一项服务推广……我顺手就给删除好友了,又顷刻,微信提示他再次加我,备注信息:我是XXX。我看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想起了我大学宿舍和那一群哥们儿……瞬间心有隐隐刺痛,那种你不喜欢的方式被一个熟悉的人所为是多么的无奈,我只好又加他好友。

之后便是十几分钟的倾诉推销,说让我帮忙关注,让我帮忙转发,让我朋友关注,让我朋友帮忙转发,让我朋友的朋友关注并帮忙转发,我特别生冷的说,我只能自己帮你关注(其实我后来也没采这事儿)

然后,他问我结婚了没,我说没,当时还以为要演亲情戏借口给我介绍女朋友什么的……结果男主转身说,你有女朋友吧,那让你女朋友帮忙也关注一下……

还说什么,这是他的命,如果拉的人数不够,少一个人要扣5块钱吧啦吧啦吧啦

我深知生活的无奈,可我也清楚大多困境是自投罗网,在没有认真审视自己和周遭的情况下就草草的奔忙,那么等待你的大多时候是别人的不屑和自己的不知所措。

昨晚,我把开始那段话发了朋友圈,并屏蔽了对方(怕他对号入座)

好友中有人回复说:境遇不同,情况不同,如人饮水,冷暖自己;也有人回复说:别考验人性,因为这种做法很傻逼……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路灯下,两个女人撕扯谩骂,一个男人不远处打转叫喊无奈的摇晃栏杆。

那天晚上,在路旁,看疾行的姑娘甩掉眼泪不知为谁。

那天晚上,公车站,女孩儿举着手机娇嗲着声线:“加班别太累,注意身体,放假就回去陪你…,” 话毕,挽过男生的臂,走向一片灯红酒绿…

那天晚上,坐地铁,头疼缺觉,两只眼睛不停的失焦;

昨天晚上,等公交,末班11点,11点半没人就剩我那儿站着背个包,心里觉着肯定没车了,可就是想在那儿呆着…当远处黑色里红色的数字慢慢亮起,突然就想笑,觉着这世界特别好…

要我这样的朋友有什么用啊

刚回家路上遇见俩骑行的在街边铺了张中国地图上面写着:“给份盒饭……”

我背着那个75升大包,右手拉杆箱,左手刚买的一兜包子,看上去不太像人群,倒是和他们一样像个奔忙的旅行者,他看看我,我看看他,拎包子的手紧握了一下,走远了。

记得以前在路上遇见我们都会竖起大拇指的啊,也许他们现在心情很忙,或者他们觉得我不是朋友吧。

是啊,要我这样的朋友有什么用啊

不聊微信了,有事面谈吧!

以后,微信不聊了,有事面谈吧!

我写一些东西的时候是因为有心事,找不到人倾诉又不想肆意发泄,于是就会写很多毫不相干,故作娇嗔且矫情的东西,今年下半年我一直这个状态,几个月前的心事积压到现在,心血管已经堵的像是早八点的北京地铁一号线,脑子里的思绪像是择不开的耳机线,而生活又总是像系不紧的鞋带,时不时还要蹲下来给它打个结,可走着走着又开了。

尤其刚才和刚才之前的几个小时里,我看似和平常一样,回复好友的留言,查查邮件,发了条朋友圈,还安慰别人说:堵心了就揉揉,再死的结也有搓开的时候……说着说着一口唾液在嗓子眼儿打转,如鲠在喉一股心酸难咽。

今天有人在我2011年的博客下面留言,顺便翻看了下,5月,正是毕业的时候,记录着我们在学校门口烧烤摊上扯逼聊蛋喝酒吹天,那天鹏哥在,醉醺醺的突然说,大米你记着,忍的越多成长的越快;我听一愣,他没再说别的,但那句话我一直记着。

那时候的自己一直是个彷徨的倾听者,却又像孩子一样特立独行,什么都会去尝试,未曾想所作所为都有以后,当初烙下的病也治的差不多了,在这呼吸都困难的环境中还要花不知多少时光来把身体练得强健,看着那时候的文字,摸着自己此刻的心情,鼻头酸酸点点,好想给过去鞠个躬说抱歉。

看2007年不知给谁写的一首情诗,被自己逗乐了,乐着乐着眼睛胀,用力眨一下心想再也写不出那单纯,那种你说,等我,她就会等你的单纯;那种你说,不许哭,她就会扑到你怀里的青春。网络这东西真好,不经意间看看以前,对我这种回忆稍微热血点儿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简直就是一次比远方还远的旅行,比被姑娘一把搂进怀里一胳膊勾住脖子热吻还激动的生理体验。

到这儿我都搞不清要开心还是难过了,不过我花几个小时的时间解开了几个月来的心结,全因为刚才突然记起再过几天就是老妈生日,这个唯一还惦念大米的女人,不知道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种来自父母的大爱,仿佛一想到他们所有问题都不是问题了,又想起每年自己生日前一天都是同一个人电话告诉我,这么些年,艾玛,我这个剧情稍微热血一点就会热泪盈眶的傻逼~

放心吧,我再也不在微信里发这么长的东西了,短的也不,一个字都不,当你发现看不了我状态的时候不是我把你删了而是我停用了朋友圈啊喂

以后,微信不聊了,有事面谈吧!

不能再加班了啊喂

那天晚上下班,很晚很晚,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在路边向打烊的面馆里面张望,正转身,被大姐叫住,喂,进来,进来,甩一张菜单让我坐下。油泼面给你加个鸡蛋好不?我说好。旁边三五个伙计看小孩儿似的冲我笑,我以为乱了睫毛,他却说,搅一搅味道好……

吃完,在北京最有文化底蕴的马路上夜行,踩着秋叶顶着雾霾站在昏黄的路灯下都有升天的冲动了,你想象一下那画面。

我看着几步就能到达的正前面,那个有树影有落叶还有灯光的地方,不论我怎样的不够浪漫,此时此地此身都有朝那里走去单膝跪过的意动,只是当你努力拼凑一幅画面的时候总有一辆车狂野的压过,散落的斑驳,如此挥霍。

看着那尾灯在夜色中画出一条弧线消失,散乱在地上的秋叶像是被撕下的日历铺天盖地;回忆经不起一阵风也就罢了,没想到一个深呼吸呛出了好几年前。

想想,其实挺郁闷的,自己记得的东西只有自己记得,记性好的人,想找个人一起回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为了永远做一个新的,有趣的,意想不到的自己。(❁´◡`❁)*✲゚不能再加班了啊喂。

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若有此生轮回,定不负她

我有两个朋友,他们相识七年咫尺,相忘五年天涯,不会遇见,各自边缘,回想小而美的那些年,数不尽的气泡如风飘摇;现如今,女孩儿已从情窦初开变的厨房灶台,男孩儿已从涉世未深浸染五味杂陈,那些回忆不清的林林总总,像今天的雾霾一样弥漫却被晚风轻易的吹散。

若有此生轮回,定不负她

想太多

看到一个人其貌不扬,拿着爱疯6,我就在想她是被包养了呢还是卖肾了呢,有时候真是人不可貌相。。。有时候我会想很多,看车展的时候我会想,诶,这个模特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考试的时候我会想,监考老师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升国旗的时候我会想,护旗手站在那儿会想什么呀,银行的保安站在那儿他会想什么呀,

坐地铁的时候我会想,妹子站在那儿她会想什么呀,我们脸对着脸眼斜过眼这么亲密的距离她会不会想什么呀

我总在想人家在想什么

你们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的时候我在想这些人在想什么啊

有时候我也会想,我在想一个人的时候她会不会也在想我。。。